*生命目標*
「第一步:照顧好身體。」
「認出給予你生命的是你的靈」--《邀請你的指導靈,讓神聖團隊支持你》p.34
「我是靈,我是靈魂,我與祢們(宇宙萬物、神性)是一。」

目前分類:情緒.程式平衡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剛剛無來由地感到非常悲傷止不住淚水時,我自動地敲起經脈情緒平衡法的六個手勢,然後慢慢停止哭泣。

  所以決定修改這個分類並做此說明。

 

  我大概是在去年十月左右完全失去往常習慣的「接駁情感程式及與宇宙連結溝通」方法的能力,總之就是撞牆期。近期我又用抽紙籤的方式企圖和宇宙連結溝通,但效果不太好,我也因而喪失了信心。於是在神我課程及宇宙說啥使用的方法確定完全停擺。

  目前對這現象的解讀是:因為我把力量交出去給上面的(高靈、宇宙、天使.....),造成此路不通。實際原因不明。但在幾次想努力試著去接駁程式或和宇宙溝通詢問百分比等等而未果......我感到非常疲累,也決定不要再碰觸這方面的事情。

  但我相信這些方法是確實有效的,在自己某些特定情況還是可行(比如上面讓低落心情平復),不想因自己狀況造成其他初次接觸者任何的困擾或猶疑。

  雖然我過去曾有幾篇記錄使用此種方法的文章,但更為詳盡且仍持續在使用的經驗,還是請感興趣者移駕宇宙說啥?部落格和兩位板主及讀者朋友的經驗分享。

  想起自己曾在書店翻過EFT的書籍,在確實平衡前會需要自己用量表1-10決定情緒感受的強度,平衡完後再自己評估,一直到0為止的方式......之前體驗元氏技術時也用了這方法,但對我來說真是大挑戰--我通常很難感覺到自己的情緒感受,而我想這就是可以努力的方向。以後若使用此方法,應該也是使用自己評估的方式,略過和宇宙溝通的部分。當然這還是建立在自己哪天決定使用此種方式作清理為前提。

  感謝所有的一切。並祝福所有人在自己的生命道路上找到最適合自己當下的方法。

   

  向彼此的神性頂禮。

  Amen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早上靜心後和母親對話途中,覺得心口有點痛,然後看到一堆要我敞開心(放心)去愛的訊息;磨了一整天回來看到很多數字3,抽到「耶穌 敞開心去愛」揚升大師卡,想了一下,用「心輪冥想」搜尋到一個也是靈性老師的部落格,有個免費的服務,一連問了好幾次宇宙都說有建設性,我寫信時雖有點猶豫,最後還是盡量寫了自己的狀況,然後--

  頻繁出現的數字9讓我抽了三張揚昇大師卡,分別是「跟隨你的心」「靈性吸引力法則」「獻上和平」

  看到最右邊那張我內心馬上警鈴大作XDDDD

  唉~這顯然不是一天兩天的問題了,遲早都得面對,不如趁現在趕快釐清為什麼自己在寫信給那位老師時會猶豫/害怕的原因吧!

(在看到那三張卡以後就更確認自己內心的恐懼了)

 

22:03

 

  我很害怕顯露自己「已經有的東西」,因為我會覺得,那樣好像很驕傲在跟別人炫耀或比較。我會有種感覺,好像對方會因為我的這種行為而覺得被冒犯、覺得我是去跟他炫耀說我比他厲害……之類的等等

  我似乎覺得,自己應該要表現得「甚麼都不會」才是安全、才是最好的

  就好像去年十一月上SSR一階時,我不敢說出我會再連結(有另種可能是,我也只是看了書可以導引這個能量而已,沒有去上Eric Pearl的課,我不覺得那可以算是「學過」的東西),也不敢說我有讀了王絪老師的部落格,可以用身體靈應法和宇宙溝通等等(嗯,好像還因為王絪老師的訊息給的很多,所以我在上課期間覺得有很多東西是已經知道的,只是用詞和說法不太一樣→這裡好像還有東西可以探討,不過先放一邊)。

 

  OK,造成我不敢說出來的原因是甚麼?

 

  過去曾經被人說愛現?因為成績好或表現出眾所以被針對?YES

這是這一世的經驗嗎?YES 1個

可是我覺得過去世應該也有吧?YES 4個

已經完全可以平衡了嗎?YES

詳情之後再詢問確認。

 

 

22:41

 

 這一世的情感程式,情境發生在國中,和那位經常第一名的男生有關。關鍵字應該是被針對吧。

 

 

2013-08-02

  今天再度細想這樣的感覺,應該是/也有「害怕不被接納」、「害怕不被認同」的感覺~
  

  關於這方面我還需要一些時間釐清。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身體不太舒服,雖然還沒做完平衡,還是決定先記錄下來。

 

●至7/3為止的平衡經過

  7/1晚上我坐在家中神明廳的時候,突然有種很強烈的恐懼,讓我忍不住抱住頭想尖叫。我覺得家裡好像有一些東西在,但我不知道是甚麼。那個時候,我感覺它們飄來飄去然後撲過來一臉兇惡想嚇唬我的樣子,可是我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如此,因為就連之前學SSR祈請耶穌的時候,我有時還會覺得耶穌或天使們的面容變得很恐怖像魔鬼一樣,所以我覺得自己看到、感覺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以前我對這種「沒有實際看到、感覺到」的情況,都會以「那是我的想像」作結,然後就假裝沒這回事。但在遇到許多次「否認自己感受→壓抑太久一次爆發」的經驗後,我告訴自已:那可能是真的(真的有其他靈體在家裡),也可能不是真的(只是以前的恐懼浮現出來),但無論如何,只要去針對這種不舒服感受作處理就對了!

  所以那時候我在無聲尖叫一陣後冷靜下來(應該也有請求高我和守護天使們陪在我身邊讓我感到安全),努力讓自己回去聚焦那種感覺,然後隱約看到:一個小孩被綁住,有個女人在鞭打他的景象。用『媽媽要打我時讓我很恐懼,但我完全的尊重、接納和愛我自己』這個陳述句敲六個穴道做平衡

  之後我安靜下來,覺得好像沒有辦法再回到那個程式裡,就當作它已經平衡。

  接著回想那種感覺是甚麼信念造成的,我覺得是--我是弱小無力的。我覺得那些看不到的靈體(大概吧)力量強大會傷害我。

  然後問到這個信念背後總共有六個情感程式,目前已平衡一個。

  我其實已經有段時間沒做平衡了,能再度做課題蠻高興的(即使不是很肯定),而且也不想一直被家裡有些東西嚇到的感覺,所以雖然時間接近半夜,我還是想再接一個平衡看看。

 

  第二個接到的程式,因為害怕的感覺減了不少(通常我在敲過經脈情緒平衡法後都會這樣)所以比較沒感覺,但還是有一點情境。 

  →在類似監獄的地方,我的父親像狼人或猛獸之類的被鐵鍊綁在一邊,而我很驚慌害怕,因為他似乎想要吃了我......

  這個程式的情緒感受比較複雜,我覺得自己的感受不只恐懼還有其他東西,可是分不出來。總之,最後問到使用再連結做平衡有最高建設性,所以衡量過後,我選擇睡前在床上做平衡後直接入睡。也因為這樣,這部分的平衡我幾乎都不太記得,只記得隔天早上起床問到已經平衡了。

  之後因為又發現了其他的情緒所以沒有繼續做(我通常會選感受最強烈的先做),一直到7/3又出現那種有東西在家裡、讓我不舒服的情況,我才決定目前要以這個課題為最優先。

  也不知道是不是宇宙希望我多練習能量療法,當天問到接下來四個都用SSR帶領來做是最高建設性。那時接到一個程式是:中國風裝扮的小女孩A用長布條在懸崖邊救另一個同樣裝扮的小女孩B,但似乎因為A力量不夠或下面的小女孩B失去力氣,總之B掉下去了。B掉下去以後,遇到一隻巨大的狗很兇猛,然後B就在A跑下來想找她時被活活吃掉了。

  其實這個劇情我不確定,因為我很少用SSR帶領接情感程式,不太習慣,也沒有去問更詳細的資訊(不過覺得我應該是A),就直接做平衡了。

  平衡過程還是一樣有點像舞蹈,有發了幾個單音(主要是a),之後就不太記得了。

  因為平衡完這個以後有點累,所以只做完一個就感謝作結束。

 

●後續與其他可能的信念、關鍵字

  在做上面幾個平衡的過程中,有時候會浮現一些字句、或是覺得「它們」跟我說話,告訴我為什麼我會害怕他們之類的.......有點忘了,反正因為我決定先處理完上面那個信念的情感程式再去深入想,所以先記下來。

  有一個是,我覺得它們是不好的、會傷害人的。尤其我常常覺得他們長得很恐怖的樣子......

  另外一個是「異形」,可能和其他情感程式有關。

 

  記得剛做完上面幾個程式時,我覺得好像還可以看到他們出現,可是比較不會被嚇到,而且也覺得他們其實沒有想要嚇我的樣子......但偶爾還是會覺得有紅面的鬼(紅臉到底代表甚麼意思?)一臉兇惡。總之,也不是很清楚。

 

  剛剛去宇宙說啥部落格找了幾篇文章,可做參考:

  靈魂的世界、鬼的經驗

  與異次元意識個體應對-十大注意事項

  這篇裡也提到很多時候其實我們是自己嚇自己XD,我覺得自己有很大一部份也是這個狀況,因為除了一次遇到某個疑似偽裝成觀音的靈以外,我很少遇到它們跟我說話的,目前還是以放下對它們的恐懼為先好了。

  最後,昨天有跟宇宙詢問這件事情,回應大概是我的感受是正確的,真的有東西在我們家。我自己的想法是,這裡大概是宇宙給的機會或訓練,總之就是讓我做課題的契機吧!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昨天作的平衡。應該是屬於「無法享受情緒,害怕被騙、失望」的類別,但我不是很確定。總之是和另一個同時接到片段,然後重新專注在這個情感程式接駁後才確認劇情。

  一開始是看到一個穿著白袍、像是科學家還醫生的男人,在黑暗的屋子內,眼鏡發出閃光、露出笑容。然後看到一個全身佈滿泥巴的女人,驚慌地大叫『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感覺是那個男子把她變成這樣......男人一直大笑。

  本來以為我是那個被做實驗的女人,但當時好像有跟宇宙確認,還有不知道的細節,所以再接駁一次。這次就確認了正確的情境:

   男人想要復活(或救治)他的愛人,所以在自己陰暗的實驗室進行研究。在他覺得一切都將成功時,那個裝著女人(在我看來是裝著一堆黑黑、密密麻麻的不明物 體)的水槽,爬出一個人形。那感覺很像《魔戒》裡的咕嚕,或是《追逐繁星的孩子》裡的夷族,總之就是像只有骷髏但又有(泥巴一般的)皮膚黏著、有一些髮絲 的生命體。

  「她」撲到男人身上,想要攻擊他,男人大叫,按下一個東西,使「她」倒在地上站不起來。男人瘋狂地、淚水不停湧出地尖聲大笑著......

  在想像這畫面時,雖然第一個覺得是「驚恐」,但我先平衡了後面大笑的「絕望」,這是唯一在平衡時有感受到流淚的情緒,但敲完手刀就冷靜下來了。眼淚逼出來的時候,感覺到我的右眼有點刺痛,所以我猜那個科學家的眼睛大概受傷了......但這點沒有去確認。

  因為一開始接到情感程式時曾打算跟宇宙確認很多細節,但都是"不能問",連有幾個情緒也是這個答案,所以我採取平衡完再去找情緒的方式。

  雖然想像畫面的時候我寫下了五個情緒(驚嚇、害怕、絕望,心痛、愧疚),但不知為何,只做了絕望驚嚇心痛的平衡。因為平衡完「絕望」以後就感覺不太到情緒,做完以後再回想情境,覺得只有這三個(即使後面兩個也不明顯)。

  平衡這三個再回去看以後,男人變成《追逐繁星的孩子》裡那個老師的形象,抱著泥鰍一般的女人,沒有驚慌沒有嫌惡,也沒有傷心,就是溫柔地、不停地說「對不起」、「對不起」......然後吻了女人一下,將她埋葬了(畫面是直接放進地上一個不知啥時出現的洞)。

  接著,男人才開始大笑,瘋狂地大笑,邊哭邊笑,邊拿著刀子抵住喉嚨。我又找了一個自我厭惡的情緒,最後是用『痛恨自己』來平衡。

  

  平衡到這裡,我再也感覺不到情緒了,回到畫面時,感覺男人離開了研究室,說了『再見』,可是又好像有點怪怪的,說不上來,所以直接用身體靈應法問宇宙。一番問答後的結果是:還沒完全平衡,但不是情緒的問題,可以平衡的情緒已經全部平衡了。剩下的用SSR有建設性(SSR的療癒紀錄在另一篇文章)。

 

  其實這次的平衡,比較有意思的是後面用SSR做最後的療癒平衡那裡,但我想分開紀錄也沒關係,畢竟痞客邦的分類有點麻煩。

  然後最大的不同,是我在用SSR完全平衡後,突然與我的守護天使有了對話的經驗(在〈看待比賽的心情,與天使的對話〉後半段),所以我想這個平衡真的很有意思。

  應該就像王絪老師說的,當你完全接納並享受情緒,開始可以感受到這些細微的能量,就能解讀在身邊的許多訊息了(因為我們平常只用到五感)。

  :)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到這個情感程式的原因有點複雜混亂,我也不確定該如何定位它,所以直接紀錄吧。

  情境如下:

  一個感覺很像沙彌的小男孩,站在雪白的院子裡,幾乎與雪景融為一體(他感覺很白很透很飄渺)。突然,一隻藍黑色巨大的手從身後竄出把他抓走。通過一個白光隧道的空間後,小男孩發現自己被一群很像外星人的生物給抓住。他沒有驚慌,只是很疑惑,問這些人要做甚麼、為什麼抓自己來?其中一個人跟他說,他們想研究小男孩的種族、深入了解以和他們和平共處(感覺是想要喬裝成小男孩的種族融入生活),希望小男孩能貢獻力量幫助他們。小男孩聽到是為了和平共存的目的,便很開心地答應了。

  後來,小男孩的身體裡少了很多東西,他疑惑地詢問當初那個要求他協助研究的人,那個人露出殘忍奸詐的笑容,道出實情--(聽不到他說甚麼)

  原來這些人做研究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和小男孩的種族和平共處,而是做不法用途(確切用途不知,但會傷害到小男孩的種族)。小男孩驚訝、生氣地反彈,孰料那個人往旁按了一個按鈕,一道白綠光出現,將小男孩壓制住。那個人說:『你已經沒救了,甚麼都做不了了。』小男孩很後悔、對自己即將受害的族人們感到愧疚,並對自己被騙一事感到憤怒,在被劇烈壓迫的情況將死之時,覺得很不甘心......

  然後,一個灰色、半透明的存有飛了出來。那是小男孩的靈魂。小男孩死後發現自己在一個像玻璃櫥窗的空間內,無法出去,甚麼也沒有。小男孩敲打著空間的玻璃詢問:『為什麼我在這裡?為什麼把我關在這裡?』一個厚重的聲音說,是小男孩自己決定來這裡的。小男孩想把自己永遠「封印」在這裡,不會接觸到外界,就不會傷害到別人、也不會被傷害,也就不會有憤怒、悲傷等情緒......

  小男孩聽了以後,像是知道了甚麼,很淡然、毫無表情地坐在那裡,一直待在那兒......

 

  OK,以上是一開始接到的情境。接到的時候還蠻順的,除了情緒感受不明顯、隔層紗的感覺以外,劇情推展很流暢。我確定自己是那個小男孩,有種淡然處之的感覺。不過,因為這個情節讓我覺得很像某位讀友的故事,所以我一開始以為接錯了,跟宇宙確定是自己的情感程式以後,就開始平衡。

  一開始問到要平衡的情緒有六個,前半段只有四個;進去後半段裡面,又覺得沒甚麼情緒,感覺很像在壓抑甚麼、放棄了甚麼,一種很淡的感受。

  然後,因為問到用再連結平衡是最高建設性,通常用能量療法平衡不太需要一個個找出情緒,所以雖然無法確定後半段的情緒,我還是打算直接平衡。平衡前跟宇宙詢問:『目前我所接到的細節對於完全平衡這個情感程式是足夠的了嗎?』答案是NO。

  雖然我對自己接駁情感程式的能力一直都沒甚麼自信,所以不太肯定,但那時我好像瞬間就知道自己少了甚麼,所以就直接跟宇宙確認了。宇宙說YES。

  少了的那段細節是:我在死之前爆發出某種力量,把那些抓走我、想傷害我種族的存有通通殺死(毀滅)了。

  當下的感受是:很沉重的罪惡感,但心情又有點複雜......我其實並不想把他們全部都殺了,我很希望我們可以和平相處......

  這些感受同樣沒有很清楚,不過還是直接做平衡。

  在平衡之前,我跟宇宙確認了「已經可以完全平衡」、「封印已可以解除」。

  很久沒用再連結做自療,感受很不清楚,只記得雙腳膝蓋有點感覺(剛好是最近身體出現疼痛的部位),然後也沒進入間隙。

  最後用身體靈應法跟宇宙確認情感程式已平衡、封印也已解除。但我還是沒甚麼特別感受(只有做完再連結的一些疲軟)。

 

  關於這個情感程式,我目前是列入最近在做的「和情緒當朋友!」功課的其中一個障礙:無法享受情緒--因為不想要以為自己已經好轉了,後來卻因此發現原來自己還沒『完全復原』,我不想要那種被騙、失望的感覺。

  當初問到有三個情感程式,這大概是其中之一。不過......我還是覺得有點「淡漠」。

  總之,一切靜觀待變吧!

  卡了一天接不到情感程式,今天這樣的開始還不錯啊!

  :)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想接駁自我價值的相關情感程式時發現阻礙,想了一下,決定先做這方面的課題。當初問到總共有9個,目前只做了2個。覺得平衡過程還蠻有趣的,所以先分享。

  兩個情感程式,一個使用SSR平衡療癒,一個使用經脈情緒平衡法。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昨天作的平衡,是之前那篇課題釐清裡面的其中一個,因為最近剛好又有同樣的情緒所以拿來做。

  當初問到有四個情感程式,這是最淺的一個,因為我很快就接駁到了。

  最後問到還沒有平衡完,但身體靈應法一直怪怪的,所以才問到最近是不是不要做平衡等比較好。

  看以後會不會再平衡吧,我覺得現在這樣也沒甚麼不好。

  以下是當時的紀錄。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事件的發生很短暫,就是我本來很高興,結果突然旁邊一個人(不是原本在我旁邊的人)不知為何甩袖子,一條細長物直接甩到我臉上很痛,我反射動作喊『好痛!』然後轉頭看旁邊,看到那個人臉色很憤怒難看的樣子,好像很不爽。

  當下我忍下來,但我在這活動結束後還是一直耿耿於懷充滿憤怒。

  於是先使用轉念作業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此篇使用到經脈情緒平衡法及幻想小說創作法。

 

  事件發生得有點久了。當時在網路上看到一位SRT療癒師能感覺到身邊有很多位大天使環繞,內心有種嫉妒的不舒服感受,覺得自己比他低下。

  用轉念作業釐清一下以後,發現問題不是出在錯誤的信念(應該還是有,但不是讓我不舒服的主因)。

  以下開始是紀錄。

 

即使我頭腦知道,每個人都是同等神聖,但我仍沒有完全相信這件事。

這不是平等心的課題,而是「我無法認為自己是神聖圓滿的」,「我無法認為自己是特別的」

 

我無法認為自己是神聖圓滿的、我無法認為自己是特別的。這裡有情感程式存在。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稍微做一下紀錄,要記得找時間來思考一下。

 

不想要自己是脆弱的、弱小的。對「小」、「易碎」這幾個詞有反感。

對權威(老師)的畏懼  (有情感程式→劇情投射法)

不敢接受愛

對「平衡情緒」一詞的想法與感受  

對旁人咳嗽的敏感與攻擊性(或壓抑)

總是擔心自己沒有做對、不相信自己的感受與直覺、需要別人的肯定

在意他人的眼光

不敢表達真正想法

是否有「自我責備」的習性(與「自省」的區別)

 

 

 

OS:好吧其實很多都是老課題了(自我接納是大宗/掩面),只是因為太深所以一直沒去做>"<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十多年來,我已經受夠了。」

  在我為了釐清這件事對我的影響、而開始回想這一切時,我心裡冒出的就是這一句話。

  等平衡了以後,或許我就能真正以全新的觀點來看待這一切。

 

  所謂的「眼神事件」,是我在國小五年級左右時,從導師那裏聽來的,她說我「表情呆滯、看起來像壞學生,但實際上有在聽課」。

  那之後很多經驗都應證了這句話,也很多次讓我想輕生。但也因為這件事,讓我最後走上身心靈這條路。

  能不能以感激收尾,就看我自己了。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篇是使用王絪老師的經脈情緒平衡法來作情緒平衡。

  我本來是想要來做「分離感」的平衡的,但那個情感程式不太完全,要處理有些麻煩(目前還不知道怎麼定陳述句),所以苦惱一陣子以後,突然想到老師最新的文章裡網友的使用經驗分享,是先用當前的事件做平衡的,我就想說拿最近的某個很類似分離感的事件試試看。

 

  這是上次我去跳爵士舞,然後老師語帶玩笑(因為老師是說『有個同學很可愛』,再加上她平時的個性,我知道她無惡意)地指出我動作跳反、眾人目光突然聚集在我身上、然後哄堂大笑。

  我當時因為感到很意外(沒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是相反的),所以很訝異,也笑不出來。

  後來我發現當天悲傷的原因,是因為感到「孤獨一人」。當時沒有人陪我去跳舞,我和舞蹈社裡的其他人都不熟,當眾被笑的時候,覺得非常孤獨,接著就是悲傷。

  於是使用陳述句:『雖然在人群中(被笑時)讓我感到孤獨,但我完全的尊重、接納、和愛我自己。』

  本來有把「被笑時」放在陳述句裡,但我做到大概第四還第幾個動作時,突然覺得這幾個字很礙事(多餘),所以最後兩次就沒再說這幾個字,直接變成「在人群中感到孤獨」。

 

  平衡途中沒甚麼情緒波動(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很容易壓抑情緒,尤其我平衡前去回想這場景,也沒有強烈的情緒),

只覺得上半身、尤其是後腦,有明顯的熱流(能量)的感覺。

  對了,做這平衡時,因為室友在旁邊,我是使用在心裡默唸的方式。之前曾問過宇宙說這樣是否有建設性,答案是YES,我想應該沒有影響。


  做完再去回想舞蹈社那時的情景,我發現自己被笑以後,看了看眾人、再看向老師,然後就摸著頭苦笑了起來,當下老師的笑臉讓我覺得非常溫馨。

  真是神奇啊!

  不過我事後再問宇宙說「這個事件和我的分離感有關嗎?」宇宙說NO,讓我很是疑惑。

  總之,無論如何,因為這不是來源(情感程式)的平衡,以後說不定(如果有吸引子模式的話應該是一定)還會再出現類似的情緒,到那時再處理好了。

 

  這次嘗試有點是在測試自己使用經脈情緒平衡法,因為我自9/7那次平衡「分離感」失敗以後,就一直有種「經脈情緒平衡法對我沒有建設性」的印象,好像當時有問過宇宙、得到這樣的結果,但今天問,宇宙又說平衡分離感、使用經脈情緒平衡法是有建設性的。

  總之,一切都會慢慢明朗的吧:)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上周感冒後,我就沒再去跳舞過。今天做這個審視,是為了處理我自己一直在懊惱要不要繼續留在舞蹈社的問題。

會從頭開始說起。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