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目標*
「第一步:照顧好身體。」
「認出給予你生命的是你的靈」--《邀請你的指導靈,讓神聖團隊支持你》p.34
「我是靈,我是靈魂,我與祢們(宇宙萬物、神性)是一。」

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關於昨天寫完網誌以後心臟開始狂痛的情況,因為昨天時間有點晚了,所以關了電腦要休息前才詢問這個問題。

  跟宇宙詢問這個心痛的狀況是否有情感程式存在,答案是YES,而且有55個。

  55這個數字實在很讓人......氣餒嗎?不知道,總之是有點覺得「那要好久才能結束」的感覺。

  然後不知為何突然問宇宙用SSR是不是可以完全治療這個狀況,宇宙是說YES,我本來是完全不相信的,而且我只有學過一階(但之前和Febi聊,她也說一階就夠了,只是我自己還不相信)。

   宇宙說OK,學了幾階不是問題,重點是我確實可以導引這個能量了,我必須相信這一點,信心和意願是療癒的根本。但也提醒我這個過程會比較長--這同時也是對我的訓練,因為在這期間我仍必須持續地做清理、處理其他課題,讓自己成為管道。

  我當時的理解是:能量療癒對我真的蠻重要的(雖然我一直懶散地堅持不下 去),將來我從事的服務可能和這有關、或是運用了其中的方法之類的......無論如何,我必須持續去深化他,不能白費。

  宇宙給的時間是一個月,一個月的持續治療(以及處理其他課題)可以完全治癒這個狀況。

  其實我......我內心不知為何對SSR有種抗拒,不太想很深入去運用他,同時對再連結也是,雖然和再連結「玩」確實是比較輕鬆,一度讓我覺得應該可以持續下去,但每天事情一多就會首先放掉他們。

  後來我想,這可能是對「團體」的排斥......像宗教團體或某種法門之類的,我不太想深入或讓自己變得太專注在其中之一上,因為會覺得自己最後會被「同化」,然後就沒有了選擇的自由這樣--嗯,這裡有情感程式喔(笑),而且好像比55個還多。

  既然如此,還是優先處理心痛好了,因為這不是很舒服的感覺--唉,越到這種情況,我就越不想去看醫生:(

  應該說,因為我和母親之間還在就考公職的事情爭執不下,實在不想到時候又被大驚小怪地說了一堆、然後驚慌失措(還有老爸的事情,我不想被扯上去)。

  

  無論如何,就堅持一個月看看吧,用30天感覺比較沒那恐怖,這次case即將結束了,應該可以不間斷地做下去。如果能養成運用能量療癒的習慣就好了~當然我並不期待母親接受「能量療癒」,關於工作的事情,還是再看看吧......

  那麼現在就去做SSR吧。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經驗實在讓我太驚奇了,忍不住想記下來!

 

  上週買了《一念之轉》來看,因為我覺得很多課題停頓是卡在信念而不是程式,但我還是不太會「轉念」,所以決心把書拿來讀一讀。雖然只讀到介紹四句話和深入的部分(第2、5章),但我已經迫不及待想開始使用這個方法,雖然一開始並沒有那麼簡單。

  剛剛在思考我對於向他人問路時對方不理會的情況,我居然有個信念是這樣:『他是因為我的表情很奇怪,覺得我很危險或討厭,不想接近我!』

  我發現這種感覺雖然很細微,但我是真的有這種想法,下意識地--即使理智說『他可能在趕時間』--就把眼神事件的念頭攪了進來。

  這個部份讓我卡了一下,因為它感覺有那麼一點真實、無庸置疑,後來不知怎地,我寫下:

  「他人不想理我,你覺得都是自己造成的嗎?」

  我想:嗯,可能他很忙、他在煩心別的事情沒看到我/沒心情理我......所以不一定全部都是我自己的因素。

  然後,標準的一念之轉問句就出現了:

  「對方應該要對你的問路有任何反應,那是真的嗎?」

  可是我不也曾經忽視遞來傳單、或要求我買東西的人嗎?雖然後來都會至少給個回應,但我能要求他人也都這樣做嗎?那是誰的事情呢?

  我想:確實,那是別人的事,我不能掌控他人怎麼做、或干涉他們的想法與行動,如果我因為自己辦不到(掌控他人的行為)就怪罪自己,那也實在太自找罪受了!XDDDD

  「所以,別人理不理會你,完全是他們的事,和你的眼神有甚麼關係呢?」

  這句話實在太好笑了啊XDDDD

  雖然當下那句話冒出來時,我是直接大笑出聲,但現在紀錄的時候,我覺得還有一點是我當時沒想到的:他人如何解讀我的表情/眼神、有甚麼感受,那也是他們的事,和我沒關係,我的眼神完全就是「鏡子」啊~是中性的,而不是別人說我怎樣怎樣,我就是怎樣怎樣,不然如果一百個人說我有一百種樣子,那我不就一直變來變去?多累啊~

  嗯,雖然我曾想過以上的論點,但之前都沒有過這種開闊放鬆的感覺,真的好神奇啊~

  不過,我的內心還是有一絲疑慮,似乎不肯放手:但是,我的眼神真的有時候會讓人誤解啊,那該怎麼辦?

  那個聲音只是帶著微笑地問我:

  『當你的表情沒有正確地呈現你想表達的訊息時,你可以怎麼補救呢?』

  我還來不及寫下這句話,頓時就豁然開朗了~!

  就像拜倫‧凱蒂說的,你只要知道真相,接下來就沒甚麼好說的了。真相就是真相,不論你喜歡或不喜歡,它就是已經發生了,你若和真相爭辯,你一定會輸的(書中原文可能不太一樣,但大概是這個意思)。這就是《一念之轉》的原文書名「Loving What Is」的真實含意:愛上真相--現在之所是。

  我的眼神有時候可能會變得我自己都不太喜歡並且無法理解的樣子(雖然有嘗試去改,但要維持它很困難--因為我在笑的時候可能看起來是板著臉),但事情就是這樣,我一直爭辯著『我不要我的表情這樣』、『我要另一個--另一張臉?(大笑)』,也無法改變事實。雖然我的確可以去動個微整形之類的吧~可是我不想(哈哈),而且,撇去偶爾露出的表情、以及我對自己在照片中笑容的一堆要求(噢那真是太苛薄了)以外,我其實蠻喜歡我這張臉的。那麼,為什麼不呢?為什麼我無法忍受她偶爾無法「正常運作」的這個--小缺點呢?我還是可以用其他方式來彌補可能的誤會,用言語、手勢,或直接問對方是不是受到困擾(因為我不會意識到她哪時候變了樣)然後說明--坦承真的沒甚麼不好的!至少不用再自己暗自承受這麼多罪,對吧?

  突然覺得標題應該改成「親愛的我的臉(my dear face?XD)」然後附上一張自己的自畫像之類的XD,但現在時間有點晚,有機會再說吧!

 

  嗯,剛剛突然想到,在我了解到自己是可以不用一直與我的表情/眼神抗爭之前,我一直把自己當成「這個無法隨心所欲的眼神」的受害者,覺得我毫無選擇的接收它、一直承受它帶給我的痛苦,卻沒想過這個情況可能是我的選擇、甚至是我自己的創造!

  大一時有不認識的人按指我很驕傲,我悲痛地想著「我哪裡驕傲了啊?(因為我一直為我的眼神和其他地方感到自卑)」。但這幾年我發現自己確實是有驕傲的地方(這裡說的「驕傲」是比較負面的部分),因為有自卑就會有驕傲,自卑只能用驕傲來掩飾,而我不能否認自己現在還有自卑的地方,有時候也會一直批判自己。就之前參加活動的狀況,我覺得別人好像用一種「敵視」的態度看我,他們可能覺得我很驕傲讓他們不快(這裡大概也反映了他們的內在)、或是覺得我整個散發「難以親近」的氛圍--那也真實反映了我的狀況。我因為以前眼神事件的緣故,很排斥別人接近我、甚至覺得都沒人了解我--而實相就這樣顯現了,因為是我自己這麼想的。

  所以,其實我的眼神/表情只是真實反映出我自己的內在而已,在這部分,她非常誠實,只是我一直不願承認、覺得那樣是不好的。但有甚麼會是不好的呢?只有在我為「好」立下了一個基準,才可能會有「不好」啊!可是,我又為什麼要自己立下一個標準來折磨我自己、讓自己不痛快呢?

  最後,我問了一下宇宙:我完全接納「我的眼神偶爾會無法呈現我真正想表現的模樣」這個情況的程度是多少?我完全愛這個情況的程度又是多少?

  答案是90%和100%。

  我有些訝異,而且身體靈應法不能用,是用感覺得到的答案,讓我有些擔心這可能不是真的。但......內心卻有種感覺是: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會是怎麼樣呢?我實在沒甚麼好挑剔她了啊~

  雖然愛和接納的差別我不是很懂,但剛剛覺得還沒接納的部分是「我覺得那樣的自己很奇怪」,這裡大概還有功課要做吧!

  

 

  p.s.結果我的心臟又痛了(在剛剛問百分比的時候)......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心口又發疼了,不僅是在靜坐導引光的時候。

  雖然今天又抽到了「耶穌 敞開心去愛」的揚升大師卡,但我覺得事情似乎有點蹊蹺,剛剛做了幾次療癒平衡後,我在心裡和宇宙對話。

  對話的結論是,我的心臟真的生病了,有疾病。(不得不說我其實很不願相信)

  宇宙的建議是去看醫生,回診的時候順便掛心臟科看看,了解是甚麼狀況,之後會比較好著手。

(突然想起宜靜老師的《這樣呼吸效果驚人》裡面有提到她得知自己心臟病的過程,或許可以重讀看看)

  然後在回診之前,最好的練習是去感受身體,和細胞、身體對話--總之,去感受他們就對了!因為我對身體的感受還是很不靈敏。還有最近自己剛看到的一本細胞療法的書,也說有幫助可以看看。

  宇宙沒有建議我去做情緒課題,只說在遇到困難的時候請求他們的協助。

 

  嗯......我很訝異。雖然我覺得心口疼痛一定和心輪有關,但好像比較是與生命有關的樣子(宜靜老師當初在書裡的說法是:她不想活下去了,但她的心臟還是很努力想活下去)。

  總之因為也無法去做心輪點化了(我也無法持續每天兩次的心輪冥想orz),最近就順著流走吧~

  畢竟有些課題感覺就是卡卡的前進不了......我想目前先專注處理身體部份好了,我一直和身體沒有很好的關係,但身心靈成長是三方面俱全的,無論這個問題是甚麼,我會順從上天(我的高我)的安排一步步走下去,慢慢讓我自己變得健康、喜悅、充滿活力的。

 

  Amen

 

p.s.今天早上又聽了一次Debbie Ford的prayer錄音檔,只能說我實在好喜歡這種感覺>///<

  雖然我對所有宗教都還有一些心結,但對「Amen」這個詞在恰當時機說起來卻覺得寧靜得不得了

 

 

23:29補充:

  剛剛洗衣服時覺得胸口悶痛有點喘不過氣,讓我瞬間很害怕自己會就這樣死去。然後就想起自己還沉浸在眼神世界中的時候,常常想著要死,但都沒勇氣,現在才發現自己其實是怕死的,只是藉由著嚷嚷要死的方式來強調自己還活著想證明自己還活著的意義而已......。

  無論如何,在我求救後,天使告訴我「去關注他」,也不記得是甚麼,但後來就聽到內心有個蒼老的聲音在說『你們都不關心我、不愛我、根本沒有人要我......』然後就看到一個老婆婆的樣貌,瘦小乾癟,覺得他是被我遺棄的內在小孩。

  因為我一直非常不願面對過去那段生活,我幾乎是痛恨著那樣的生活,實在太痛苦了--所以我也不願去面對它,至今還沒好好處理這部分的課題。

  我想這是一個機會,同時也是一個提醒,告訴我該去正是那段過去並去療癒它的時候了--不要再忽視、否認它,因為是過去的生活造就了今天的我,唯有接納自己過去的一切,才能真正完全接納我自己。

 

  好啦,我想這裡大概可以用處理情感程式的方法來做情緒課題了,無論甚麼都試試看吧。

  :)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看到塔羅貓在臉書上寫他去參加遊行的事情,還有呼籲其他人一起關注、要「黑暗」不再黑暗(被隱蔽),意外地完全沒有感到反感或批判,而有一種充滿正向的希望的感受,內心很鼓勵並感激他們的行動。

  今年三月左右時,身旁友人在說「反核」的時候,我很憤怒;
  
  沒多久前,大學同校的同學斥責為什麼有人只關心自己的生活而不去關注這些事情(洪案)時,我也很憤怒。

  我常常批判、指責:就是因為你們心態都聚焦在不想要的事情上,才會讓吸引力法則發生作用使這些事情無法改變!使最好的結果無法發生!!!

  
  可是今天我變得好平靜。

  我從這些看來是混亂的、充滿憤怒悲傷的事物中看到了平靜。

  第一次我感覺到當中的力量,正向的,不帶任何毀滅性的力量。

  事情總是在最好的時間、以最好的形式發生,一切都在順利進行中。

  我想這是神想要告訴我的,而我第一次知道並了解了。


  我不太確定哪部分的我改變了讓我有這樣的感受,在過去的時間我常常覺得自己課題沒有好好做、還有好多沉重的東西灰灰暗暗的,曾經很掙扎但又無法阻止自己動不動就很疲累,放著只平衡一半的課題去睡覺。

   我常對自己紀律與毅力不夠堅定感到挫折,沒有夥伴一起堅持也讓我常常想放棄,但現在我覺得這大概就是對我最好的方式--或者說,雖然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不是以想像中非常理想的「每天勤奮做課題」來達到這樣的結果,可是並沒有說哪一個才是對的好的,因為無論怎麼走我總會到達的。



  剛剛看到一則加國前國防部部長證實有外星人和他們一起工作的新聞,我瞬間有種想哭的衝動(雖然只有一點點)。

  以前我總是單方面的接收他們傳遞來的消息,即使看到他們說「我們長期與世界高層政府密切聯繫」、「我們正式與你們見面的日子即將到來」等等等等......我還是覺得那好像天方夜譚。

  今天這則新聞可能是燃起了我心中一種希望之火,因為,若他們說「世界政府將不再能隱瞞我們存在的事實」而真的有新聞報出了這樣的消息,這代表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們所說的一切確實會成真。

  而他們提到的光明正向的改變,也即將成真。

  我所嚮往的人人和平喜悅的生活也會到來。

(好像一種歷盡千辛萬苦、才將大業完成的感受,我忍不住哭了一下--這到底是甚麼樣的感受呢?

 內心OS:有程式需要平衡嗎?XD)  

  


  剛剛看了【蓋婭門戶網站】2013-8-3 標準化的響應正失效,其實我以往對這類的靈訊都不太明白,因而認為那不是給我的,所以都沒很在意,今天則是馬上聯想到早上練習和大地連結的時候全身出現的刺癢感受,讓我完全無法靜下來,最後撐不過跑去睡覺。

  我想跟宇宙詢問,卻覺得宇宙叫我直接問蓋婭母親,然後我靜靜地坐著想跟她連結,詢問身上的感受是怎麼回事。

  我並不清楚我得到了怎樣的訊息,只知道雖然我身上有些需要轉化的部分(主要是物質身體的地方),但我不用刻意地想要改變/改善它,只要持續與地球母親連結,將這些交給她去轉化。

  以前在試著與祂們連結時,我會擔心我是否有哪裡做不好、可能他們對我不滿意等等等等......但今天,我卻意外地感受到默默支持的溫柔。

  我覺得祂們在耐心地等待我的意願,帶著一種躍躍欲試、激勵和喜悅的感覺,但都是淡淡的,不會很強烈,沒有強迫也不會給我壓力。

  
  我大概能猜到,不再那麼反抗、要求大家都以靈性法則運作來辦事,是因為處理了一些掌控慾的課題;對神和靈性存有的感受之變化,可能是因為「對神的不信任」不再那麼深(我也不知道現在是否真的全然信任神)。

  但是,每每感覺到這種寧靜得好像可以一直坐下去的感受時,我就覺得好安全,覺得,這樣就好了。

  這裡就是家。




p.s.我打「一起」這個詞的時候,新注音都會自動變成「憶起」,這個詞對我來說有很重要的意義,我現在才想到,或許新注音不是秀斗了,而是他們間接地利用這些小細節在提醒我一些事情......


p.p.s.剛剛打字出現不合時宜(音同字不同)的「紙」和「伴」,我突然拍手大笑,彷彿聽到一個聲音笑著說:用紙張與我們對談。

  「自動書寫」也是碧悅老師在那天活動時給我的一個建議,當時我說我怕自己接錯訊息或是自己的想像,他卻給了我一個看似毫不相關的回答--你可以用自動書寫,用寫的。

  今天早上的自動書寫證實了我的顧慮都是多餘的了。

  NAMASTE

  :)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要接駁一個情感程式前,和程式相關的內在小孩對話了一陣。他一開始很強烈地反對,不想接駁,我哄了他一陣子以後,他撲上來抱住我,然後我輕輕抱著他,心裡想應該可以接駁程式了吧~沒想到他還是說不要。

  她說她不喜歡被騙的感覺,因為他覺得我只是在哄他想要可以接到程式。然後他問我:『你是不是覺得我們使你不完美,所以你想要趕快把我們消除掉好讓自己變得完美?

  他話語中沒有任何責備的意思,我也沒有像往常一般想極力否認,只是安靜一會兒,然後承認我真的有這種感覺。

  然後他說:『我覺得你先去處理這個部分會比較好,不然你只會越做課題越覺得自己不夠好而已。』

  那時我其實沒有想很久,但當下在思索要怎麼做的時候卻有種時間停住的感覺,覺得很安靜,好像可以待很久一樣--

  總之,我似乎沒有很著急的樣子,而是在某個瞬間腦海出現自己拿紙在寫的畫面,所以決定用「自動書寫」的方式來做處理。

  以下是紀錄:

 

敬告親愛的神,我正在思索一個問題,而這使我有點困擾......

我覺得自己有點把「帶著許多課題的自己」視為是有缺陷的,要把它們完全平衡完才會變成完美的,但課題......據Sunny說,是不會做完的,那我怎麼可能就一輩子都不完美?我想完美一定是無條件的......

  

  完美和不完美是你們二元世界的一種說法,在我眼中,並沒有這種區別。

  如你所知,一切只是「如是」,你們人世中所有的展現,每個靈魂的體驗--無論是靈性已覺醒的,或者尚未覺醒的--都是「如是」,我看著你們在裡面嬉戲,玩得很開心,這是我所看到的。

  你問:我完美嗎?當然!

  你問說:這些體驗讓我看來不完美......這是當然的,只有從「不完美」才能看到、感受到你的「完美」啊!

 

我要如何才能改變這個信念呢?

 

  不用去改變它,因為你愈想改變它,你就愈關注它,它就愈根深蒂固。去持續抱著這個想法:我藉由「不完美」去體驗我自身的「完美」

  然後,在所有的體驗中,開心地、依照你自己的意願去選擇。

  無論你是要平衡它,或者沉入它,

  重要的是,去感受它、享受它,不用有任何愧疚!

  我對妳沒有任何要求,無論你有無認識到我,我都深深地愛著你,隨時在旁支持著你。

                                                                                                                                              神

 

  很久沒有寫隨筆(自動書寫)了,因為我覺得每次想用文字表達的時候思考就會停頓,反而造成困擾,所以這次感覺到要用手寫的時候其實有點遲疑,但還是照著做了。

  我覺得有點不像是「自動」書寫,因為其實我內心有很多話要說,但寫下來的時候就只有那麼一點點(所以用了刪節號),有些念頭想法一瞬間就溜不見了。在和神對話的時候,其實我覺得有很多內容(至少比寫出來的多),我循著他的回答也不時出現許多疑問,只是手來不及記下來......在這篇最後的時候,我其實有個大疑問,覺得自相矛盾的疑問,也感覺神似乎還有話想說(感覺朦朦朧朧地,像個回音或喃喃自語?),但不知為何,寫完上面最後那一句,我就很自然地在最後寫下了「神」這個字,瞬間把所有想問的都關掉。

p.s.現在想起來我想問甚麼了,我問說:如果今天我想改掉一個信念(原本要接的情感程式和一個信念有關),那是不是表示我對這個信念有批判?

  本來覺得這真是個超級迴圈得不到結果的問題,但剛剛突然想到一個簡單的答案:你只是想換一個信念試試看、活活看而已,為什麼要想那麼多?你不一定要批判原本的東西才能去改變,而是你想改變、想嘗試、體驗(和以前)不一樣的東西,你就去改變,不用任何原因理由,也不必對原本的有任何評價。

  不愧疚、不留戀、不殘留,生命就是一躍一躍的體驗。(→不知為何覺得看到一個小孩子跳來跳去的樣子,所以這樣寫了XD)

 

  後來在我決定要記下這一篇的時候,等待電腦啟動、登入、打字,我一直處在一種寧靜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上面說我覺得很寧靜--我到底是在寫之前就寧靜,還是在寫了以後才感到寧靜,我也不清楚了。 

  然後真的覺得訊息有很多遺漏沒辦法傳達,尤其神在告訴我「我看著你們在那邊嬉戲」的時候,其實我是看到一個視覺印象,感覺一個慈愛的老父親看著窗外的小孩在嬉戲,那種氛圍非常的--寧靜祥和,嗯,我只能這樣形容,可是又感覺不僅如此,總之是有種閃閃發光的輕盈、愉悅的感覺,我無法形容。

  雖然如此,這次的體驗還是讓我覺得很棒,有種像是在「靜心」,比起我寫下的東西,我覺得獲益更多的應該是我處在那種與神對話的過程中的氛圍--那才是最大的禮物吧。

 

  我又看到數字33了,頭又有點暈暈的,有點在想該不會是我接錯訊息了吧--明明剛剛在寫的時候就很篤定的說,XD。

  大概能體會到「是否真的接到神/天使/指導靈的訊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訊息給你甚麼感覺」,因為訊息只是訊息,你才是能決定這訊息對你有沒有意義、要不要接受的主人。

  順帶一提,我用非常夢幻的粉紅、澄來紀錄上面的對話,是因為我寫的時候就是那種感覺,雖然可能會不清楚,但最後還是覺得用這樣最符合當時的感覺XD

  剛剛突然想到,其實在寫字的時候我是有用腦筋的,而且在對話時其實有點忙碌因為想法很多,所以並不是那樣飄飄然地在寫(反而比較像理智的藍色和綠色),可是寫完就覺得剛剛那段體驗是夢幻的粉紅和金色了......唉就這樣吧,不想改了XD。

 

  記得以前進行茱莉亞‧卡麥隆小姐的〈藝術家之路〉課程時,每天(早上,但我可能會拖到下午或晚上)都要寫三頁隨筆,當時有點像是在敷衍了事,偶爾因為我想要有點神奇的東西(想和指導靈或天使對話)所以會盡量寫一些思考宇宙啊、心靈的問題,不過那時候會有種緊迫、絞盡腦汁的感覺,反而沒甚麼體會。

  上半年剛開始可以感受到天使的訊息時,我曾試著用書寫的方式與天使對話,但沒有很成功,每次覺得怪怪用身體靈應法確認答案是NO之後都會很沮喪,然後很想放棄......嗯,大概我得失心真的太重了?或許事情就是該自然發生才會有效吧!(像我今天的情況是不常/甚至有點排斥用手寫卻突然覺得要用手寫)

 

  還是很喜歡當初書裡那句:「晨間隨筆是你與神相處的時光」,雖然我還是覺得當時寫的東西很沒有神的感覺XD

  將近兩年的時光,也不知道我自己是怎麼改變成現在這樣的,只感到很快樂。 

  現在,這個當下,覺得很快樂,我想這樣就夠了。

 

  Amen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回家路上我犯了一個錯。

  這件事情讓我當下非常恐慌甚至大哭,但我一直忍著回到家裡,和同學聊起這事情,我內心其實是有點想責備其他人的,像是「若當時旁邊的人及時提醒我就好了」......之類的等等。

  但同學沒有如我所願的安慰我或同出一氣,很冷靜地跟我說『你以後一定要提醒自己小心』、『你應該要慶幸自己遇到好心人』。

  其實我知道他說的都是對的,我也很感謝當時至少有對面的路人出聲提醒我往另一條路走(而不像其他人只是默默地看我出這種糗事,整片安靜得就好像我是個不存在的人一樣),即使我想到這事還是一直在哭(哭點是:你願意在那時候幫我,真的很謝謝你.....)。然而,我對那句「你應該要慶幸」還是感到很憤怒難過。我有種被拋棄的感覺。我覺得我們的友誼到此結束了。

 

  昨天我為這事哭得亂七八糟完全無法收拾,是那種非常悲痛的激烈哭法,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坐在神明廳一直哭,邊哭邊問宇宙我到底怎麼了、這裡有情感程式對吧?求求你讓我找到來平衡......可是大概是無法冷靜的緣故,我覺得自己還是沒接到,只是在途中腦海出現9這個數字,我問了是有九個程式還是九個信念還是九層情緒......答案都不是,最後我想起天使數字9:光之工作者的行動指引。這回反應是YES了,馬上又看到數字3,我猶豫了一會兒才決定這是指揚升大師的意思.當下請求約書亞、聖母瑪利亞還有抹大拉的瑪利亞出現在身邊幫助我。

 

  寫到這裡突然想起有個情況沒有提到。

  當我在回想那個畫面時,我沒來由地突然問起天使說「為什麼祢們不在那裡」、「還是說那位好心人是祢們其中之一?」我激動地哭著,感覺到天使好像想跟我說些甚麼但我聽不到,而我就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腦海出現一個強烈譴責的聲音:『為什麼你們不幫我、為什麼你們不救我!!!』

  在台南有過一次這樣的經驗,當時我也在頂樓哭,為深深的孤獨感而哭。當時我順著情緒好像看到一囚犯在監獄裡責問神、覺得神拋棄了我的畫面。我覺得那是情感程式,宇宙也說是,但似乎還不能平衡,所以我也沒記下來,倒是在這時候突然想起來。

 

  總之在請求約書亞等三位揚升大師後,我其實沒甚麼感覺,只是對這似乎宣洩不完的情緒感到非常難受,我很想趕快把引起這感受的程式平衡完然後解脫。後來我隱約覺得約書亞在跟我說話。祂告訴我不要去排斥這個情緒,這只是過去的顯現......去接受它,看著它,然後就這樣讓它離開......

  彷彿就像收到甚麼暗示一樣,我想起奧修說過的觀照(當時我還真的完全忘記了,雖然現在也不太記得奧修說了甚麼),所以就靜下來,努力聚焦在那個「東西」上......應該是那種責難的想法和悲痛的感受。雖然我不確定自己做的對不對,有時候思緒也會飄,但當時有種視覺印象是三位大師送出光照射在我的心口,然後雙手有感受到能量,就這樣靜靜地坐了很久--我不知道多久,只覺得在那時候自己完全安靜了下來,情緒甚麼的或許還有那麼一點點藏在底下蠢蠢欲動,可是很自然地會讓自己繼續坐在那股寧靜中。

  一直到我覺得手上的能量減弱轉淡以後,我才離開這種狀態。我輕輕合十,覺得有個訊息出現:我們幫你清除了過去覺得被神拋棄的部分,但有些信念必須你自己去處理。

  其實我有點忘記到底是在哪時候接到這個訊息,但我馬上認出需要處理的信念是關於「犯錯=沒有價值=死亡」、以及掌控慾(『必須如何如何才是最好的!』)。這是三周來陸續有發現的課題之一,所以沒有跟宇宙確認訊息對不對,就覺得一定是這樣,即使不是這樣也還是要處理這些課題XD。

  最後我有問三位大師是否有甚麼話要跟我說。其實我非常害怕這麼問祂們......因為我覺得自己會接不到訊息,也害怕自己的小我會扭曲意思,讓祂們的話顯現得好像是在肯定我的某部分,但實際上不是這樣......(這一直是讓我很困擾的問題,但我還是不知道該從何著手)

  無論如何我還是問了。約書亞說的是「我們是深深愛著你的」,聖母瑪麗亞說了「試著去愛自己」,抹大拉的瑪利亞好像說了兩句,「你是美好的,去看到自己的美,原諒自己」。

  我內在有個聲音在說:唉,這一定又是我從牌卡的訊息聯想得來的......其實真的很像。當時的感受也不是很明確,就是不肯定--可是我覺得那種不肯定的感受有絕大部分是自己不相信會接到正確的訊息引起的。

 

  於是想起當天活動上,碧悅老師提到我其實不怎麼相信上面的(神或宇宙),他也告訴我要學著去相信自己,因為只有相信自己才能打通這個流動,讓我能去相信神

 

  雖然這是龐大的課題(事到如今也不必再責備自己之前沒好好扎實地做清理,因為沒有用),但如果我真的想要那種靈性的生活(感覺豐盛、自由、喜悅),這是我必須走的路。

 

  加油吧!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