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目標*
「第一步:照顧好身體。」
「認出給予你生命的是你的靈」--《邀請你的指導靈,讓神聖團隊支持你》p.34
「我是靈,我是靈魂,我與祢們(宇宙萬物、神性)是一。」

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早上靜心後和母親對話途中,覺得心口有點痛,然後看到一堆要我敞開心(放心)去愛的訊息;磨了一整天回來看到很多數字3,抽到「耶穌 敞開心去愛」揚升大師卡,想了一下,用「心輪冥想」搜尋到一個也是靈性老師的部落格,有個免費的服務,一連問了好幾次宇宙都說有建設性,我寫信時雖有點猶豫,最後還是盡量寫了自己的狀況,然後--

  頻繁出現的數字9讓我抽了三張揚昇大師卡,分別是「跟隨你的心」「靈性吸引力法則」「獻上和平」

  看到最右邊那張我內心馬上警鈴大作XDDDD

  唉~這顯然不是一天兩天的問題了,遲早都得面對,不如趁現在趕快釐清為什麼自己在寫信給那位老師時會猶豫/害怕的原因吧!

(在看到那三張卡以後就更確認自己內心的恐懼了)

 

22:03

 

  我很害怕顯露自己「已經有的東西」,因為我會覺得,那樣好像很驕傲在跟別人炫耀或比較。我會有種感覺,好像對方會因為我的這種行為而覺得被冒犯、覺得我是去跟他炫耀說我比他厲害……之類的等等

  我似乎覺得,自己應該要表現得「甚麼都不會」才是安全、才是最好的

  就好像去年十一月上SSR一階時,我不敢說出我會再連結(有另種可能是,我也只是看了書可以導引這個能量而已,沒有去上Eric Pearl的課,我不覺得那可以算是「學過」的東西),也不敢說我有讀了王絪老師的部落格,可以用身體靈應法和宇宙溝通等等(嗯,好像還因為王絪老師的訊息給的很多,所以我在上課期間覺得有很多東西是已經知道的,只是用詞和說法不太一樣→這裡好像還有東西可以探討,不過先放一邊)。

 

  OK,造成我不敢說出來的原因是甚麼?

 

  過去曾經被人說愛現?因為成績好或表現出眾所以被針對?YES

這是這一世的經驗嗎?YES 1個

可是我覺得過去世應該也有吧?YES 4個

已經完全可以平衡了嗎?YES

詳情之後再詢問確認。

 

 

22:41

 

 這一世的情感程式,情境發生在國中,和那位經常第一名的男生有關。關鍵字應該是被針對吧。

 

 

2013-08-02

  今天再度細想這樣的感覺,應該是/也有「害怕不被接納」、「害怕不被認同」的感覺~
  

  關於這方面我還需要一些時間釐清。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家浴室的電燈常常不會亮。因為是沒多久前換過的新燈管,我總是不信邪地每次打不開時就跟大天使麥可說:『請大天使麥可協助我修理好這個燈,讓它可以亮』,然後大概再等一會兒或重複按開關個幾次就會亮了。

  剛剛要洗澡時燈又沒亮了,但我似乎是因為一些原因(我覺得是一種低落的情緒)沒有反射地跟天使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燈管然後再按一次開關,心裡想:再不亮的話就算了,我開著門洗澡也可以(因為外面走廊的燈是亮的)。

  燈還是沒亮,我就走進去想摸黑洗澡。走進浴室中間時,突然覺得有東西「落」在我臉上,手一摸卻沒有東西。我抬頭看燈管,不知為何就覺得想試試看,於是雙手合十跟大天使麥可說:『請協助我修好這燈....』剛講幾個字,燈就一閃,然後直接亮了。

  那是一種很神奇的感覺。而我覺得,那時候天使們大概是想告訴我:我們一直都在你身邊支持著你,隨時提供協助。

  然後我就哭著洗澡了。

  就連現在打那句話,我還是會不自覺熱淚盈眶。

 

  其實今天早上我和母親吵了一架,加上身體不舒服,這一整天我幾乎都在看電視看影片或關注別人的消息......之類的等等,總之就是處於「知道該做課題,但就是不想去做」的狀況。

  那個時候,因為母親一直在勸我再去考個研究所或去考公務員甚麼的等等......一直幫我出主意,我覺得不該再這樣下去,就想試著跟他說我想做的是像「使用直覺的工作」那種類型的工作,而不是像律師、會計師或醫師......那種一般認可的工作。

  雖然我知道我想說甚麼,但我對自己想要甚麼想做甚麼還沒個準,剛好當下抽到「聖方濟 動物」這張聖者天使卡,就跟母親提起像動物傳心師這種工作,也順便查了一下資訊。

  其實我並沒有很想做這個工作,我覺得自己對動物還是有一層隔閡的,所以每次抽到那張卡都很疑惑(或許是叫我去親近動物?),不過當時沒想那麼多,因為我只是想表達自己將來想從事的不會是母親設想的那些而已......結果母親就劈哩啪啦地一直說下去了。他開頭一句『那種無聊的工作』充滿不屑的口氣,我隱忍怒火到最後還是忍不住哭出來,摔本子宣洩我的憤怒。我說我也很想知道我喜歡甚麼,但自國中以來就為了升學拿獎學金所以完全沒去照顧自己感受blablablah~總之有點像受害者心態吧,我最討厭的無力感。

  母親出門之後,我就一直坐著大哭,無法抑制的哭。

  後來我有問到這情緒和「都沒人聽我說話」的感覺有點像,也大概接到一點影像,但我就是沒做課題。

 

  我很清楚知道那種孤獨一人奮戰的感受,那就是我選擇的道路,沒有任何人支持,身旁沒有任何認識的人走的路。前方還是一片迷濛。

  

  嗯,我把最後那句加上刪除線,因為我打這句的時候眼淚一直冒出來,然後就看到12:12,我覺得,自己太入戲了XD

  

  最近真的有很多情緒也有很多宣洩,雖然每次都來不及處理,而且回宜蘭以後一直沒辦法重拾靜心的習慣,我想我還有很多要從新來過。

  

  今天一直跑去有玩匿名ask的朋友那問這個在別處看到的問題:「在意若思鏡前,你會看到甚麼?」

  後來覺得這問題真的好難,我自己完全答不出來。若真的有意若思鏡,我還真想看看裡面會是甚麼樣子XDD

  說不定是我自己不夠誠實?不過,我覺得自己最渴望的就是「知道自己想在這裡做甚麼」了吧......

 

  無論如何,那種倚賴外物的方式都已經不再適合了。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嗯,我想我應該可以辦到。

  剛剛身體比較有力氣一點,用SSR帶領找到並平衡了兩個前一篇對鬼的恐懼--「自己弱小無力」的情感程式。

  大概等明天再考慮要不要放上來紀錄好了,因為平衡第二個的時候沒有第一個順利,雖然那個情感程式出現的方法很神奇。

    總之,我都中斷了一次問宇宙是否已平衡完但估錯,第二次更是完全無法確定(第一次至少還有一種鬆下來的感覺可以當指標),我就想是不是該重新好好把當初學習SSR的練習拿回來熟習一下,訓練自己對能量的感受還有身體的感應。

  當下覺得宇宙說都可以,可以用練習來熟悉也可以在實際運用中熟習。用身體靈應法問,重新用那些方法練習是有建設性的。

  雖然沒有問得很確實,不過我自己也覺得「就是這樣了沒錯」。

 

  之前還在學校的時候,大概四五月開始就常抽到「更高教育」、「熟能生巧」的卡,之前參加永恆恩典工作室的占卜,也說下半年對我最重要的事情是「練習」......(在FC2的這一篇有紀錄)

  其實我隱約覺得那件事就是指能量療法。畢竟嚴格說起來,開啟我身心靈路程的就是能量療法。

  雖然之前學SSR的時候因為實在搞不懂在幹嘛所以很常想放棄,不過我想應該不會再和之前一樣了。(重點好像是在我的耐心?)

  如果還是一樣的話,就回頭照原路走啊其實也不會怎樣XD

 

  之前Sunny老師建議我去感受、辨別意識地圖裡各等級的能量,我想說不定也是一樣的理由......不過我還沒讀完《心靈能量》,我想等全部讀完再去對照看有甚麼特別感受。那時讀到第二章時的感受沒有很明顯還不太能分辨。

  忘記是哪天,大概是6/30吧?總之是回宜蘭後的某一天,我突發奇想問宇宙說我要去做的事情是不是和能量療法有關?宇宙說YES。問了不是我會的那兩種能量療法,而是和大自然有關的。

  

  無論如何,反正就前進吧。我不會再回去說要考公務員或怎麼樣了,那不是我該做的事情,也不是我想做的事情。

  

  我還是選擇在看不到前方的道路上,繼續摸索前進吧!

  

  不過,信心和善待自己,也很重要。

  :)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身體不太舒服,雖然還沒做完平衡,還是決定先記錄下來。

 

●至7/3為止的平衡經過

  7/1晚上我坐在家中神明廳的時候,突然有種很強烈的恐懼,讓我忍不住抱住頭想尖叫。我覺得家裡好像有一些東西在,但我不知道是甚麼。那個時候,我感覺它們飄來飄去然後撲過來一臉兇惡想嚇唬我的樣子,可是我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如此,因為就連之前學SSR祈請耶穌的時候,我有時還會覺得耶穌或天使們的面容變得很恐怖像魔鬼一樣,所以我覺得自己看到、感覺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以前我對這種「沒有實際看到、感覺到」的情況,都會以「那是我的想像」作結,然後就假裝沒這回事。但在遇到許多次「否認自己感受→壓抑太久一次爆發」的經驗後,我告訴自已:那可能是真的(真的有其他靈體在家裡),也可能不是真的(只是以前的恐懼浮現出來),但無論如何,只要去針對這種不舒服感受作處理就對了!

  所以那時候我在無聲尖叫一陣後冷靜下來(應該也有請求高我和守護天使們陪在我身邊讓我感到安全),努力讓自己回去聚焦那種感覺,然後隱約看到:一個小孩被綁住,有個女人在鞭打他的景象。用『媽媽要打我時讓我很恐懼,但我完全的尊重、接納和愛我自己』這個陳述句敲六個穴道做平衡

  之後我安靜下來,覺得好像沒有辦法再回到那個程式裡,就當作它已經平衡。

  接著回想那種感覺是甚麼信念造成的,我覺得是--我是弱小無力的。我覺得那些看不到的靈體(大概吧)力量強大會傷害我。

  然後問到這個信念背後總共有六個情感程式,目前已平衡一個。

  我其實已經有段時間沒做平衡了,能再度做課題蠻高興的(即使不是很肯定),而且也不想一直被家裡有些東西嚇到的感覺,所以雖然時間接近半夜,我還是想再接一個平衡看看。

 

  第二個接到的程式,因為害怕的感覺減了不少(通常我在敲過經脈情緒平衡法後都會這樣)所以比較沒感覺,但還是有一點情境。 

  →在類似監獄的地方,我的父親像狼人或猛獸之類的被鐵鍊綁在一邊,而我很驚慌害怕,因為他似乎想要吃了我......

  這個程式的情緒感受比較複雜,我覺得自己的感受不只恐懼還有其他東西,可是分不出來。總之,最後問到使用再連結做平衡有最高建設性,所以衡量過後,我選擇睡前在床上做平衡後直接入睡。也因為這樣,這部分的平衡我幾乎都不太記得,只記得隔天早上起床問到已經平衡了。

  之後因為又發現了其他的情緒所以沒有繼續做(我通常會選感受最強烈的先做),一直到7/3又出現那種有東西在家裡、讓我不舒服的情況,我才決定目前要以這個課題為最優先。

  也不知道是不是宇宙希望我多練習能量療法,當天問到接下來四個都用SSR帶領來做是最高建設性。那時接到一個程式是:中國風裝扮的小女孩A用長布條在懸崖邊救另一個同樣裝扮的小女孩B,但似乎因為A力量不夠或下面的小女孩B失去力氣,總之B掉下去了。B掉下去以後,遇到一隻巨大的狗很兇猛,然後B就在A跑下來想找她時被活活吃掉了。

  其實這個劇情我不確定,因為我很少用SSR帶領接情感程式,不太習慣,也沒有去問更詳細的資訊(不過覺得我應該是A),就直接做平衡了。

  平衡過程還是一樣有點像舞蹈,有發了幾個單音(主要是a),之後就不太記得了。

  因為平衡完這個以後有點累,所以只做完一個就感謝作結束。

 

●後續與其他可能的信念、關鍵字

  在做上面幾個平衡的過程中,有時候會浮現一些字句、或是覺得「它們」跟我說話,告訴我為什麼我會害怕他們之類的.......有點忘了,反正因為我決定先處理完上面那個信念的情感程式再去深入想,所以先記下來。

  有一個是,我覺得它們是不好的、會傷害人的。尤其我常常覺得他們長得很恐怖的樣子......

  另外一個是「異形」,可能和其他情感程式有關。

 

  記得剛做完上面幾個程式時,我覺得好像還可以看到他們出現,可是比較不會被嚇到,而且也覺得他們其實沒有想要嚇我的樣子......但偶爾還是會覺得有紅面的鬼(紅臉到底代表甚麼意思?)一臉兇惡。總之,也不是很清楚。

 

  剛剛去宇宙說啥部落格找了幾篇文章,可做參考:

  靈魂的世界、鬼的經驗

  與異次元意識個體應對-十大注意事項

  這篇裡也提到很多時候其實我們是自己嚇自己XD,我覺得自己有很大一部份也是這個狀況,因為除了一次遇到某個疑似偽裝成觀音的靈以外,我很少遇到它們跟我說話的,目前還是以放下對它們的恐懼為先好了。

  最後,昨天有跟宇宙詢問這件事情,回應大概是我的感受是正確的,真的有東西在我們家。我自己的想法是,這裡大概是宇宙給的機會或訓練,總之就是讓我做課題的契機吧!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