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目標*
「第一步:照顧好身體。」
「認出給予你生命的是你的靈」--《邀請你的指導靈,讓神聖團隊支持你》p.34
「我是靈,我是靈魂,我與祢們(宇宙萬物、神性)是一。」

目前日期文章:201303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晚上畫水彩,本來是想要藉此讓自己放鬆、感到快樂,但好像完全失敗XD。我後來仔細想了一下,覺得:雖然我很喜歡色彩,但我真的完全不會畫畫啊!!!

  所以,即使隨興地塗上色彩聽起來很有趣很符合我喜好色彩的個性,但實際做起來就完全不是如此了,除非我完全放掉「覺得成品應該是如何如何」的期許。

  以前大概只有「寫作」可以稱得上是我熱愛的事物。國中的時候寫同人小說、還有自創小說的時候。這些都是。不過,現在好像沒有了,因為沒有甚麼想寫的。

  

  然後剛剛在回想過去的經驗找情感程式時,還是一直找不到(金錢課題怎麼這麼難?),倒是休息的時候,腦海突然出現一個畫面,就是一個人在彈鋼琴、還有唱歌的畫面。那個人應該是我。

  當年因為金融風暴的緣故,家中經濟無法支持兩個人學鋼琴,比較晚學的我就中斷了。我問一下宇宙,這裡沒有情感程式。

  那,為什麼會出現這個畫面?

  那個琴聲和歌聲還是一直縈繞耳邊(心中?),所以我跟著哼了一下,覺得蠻舒服的。

  就和我比較喜歡純音樂一樣,我也只是單純哼哼音調而已,可是就會覺得很開心。腦海出現的那段旋律讓我覺得有點像詩歌,不過到底是甚麼也沒那麼重要。

  和這個畫面相處一段時間後,我突然有種回去重拾鋼琴的想法。這個想法讓我有點振奮,不知可不可行(真的很久沒彈了,我又很懶散XD),但就這麼決定了。

  不管怎樣都試試看吧。

  

  突然回想起小時候,我曾經那麼享受音樂,喜歡彈鋼琴還有唱歌的感覺這些,怎麼都忘了呢?

  即使人會改變,但有些事情,或許並不是那麼輕易就可以放掉的吧。尤其是像我這樣沒有好好活過的人,能讓我感到愉悅的事物、還有那些記憶,真的蠻少的。

  

  然後剛剛去頂樓隨意哼歌完,我還是想回來做金錢課題,跟宇宙請求建議時腦中看到線上占卜網站的卡牌背面圖案,所以抽了三張揚昇大師卡。

20130326金錢課題_揚升大師的建議   由左至右分別是:「藝術的表達」「滋養你自己」「跟隨你的心」

 

  藝術的表達果然是指昨天畫水彩和今天唱歌的事嗎......?不過,到底確切是甚麼我也不知道,以後再說吧。

  

  接著看到天使小語:『機會的大門已經敞開,你得採取行動好讓自己進入並實現你的夢』

  我實在很想知道機會大門是甚麼(我完全沒感覺),所以抽了揚升大師卡希望有點指示。

  20130326進入機會大門的行動_揚升大師   安格斯 雙生火焰

 

  讓人困惑的一張牌,而且會讓我本來決定專注做金錢課題的想法,改成先去努力做陰陽能量平衡的課題。

  不管怎樣,真讓人期待啊(好想知道會發生甚麼事啊!)。雖然我還是不知道該採取甚麼行動。

  晚點再來想想。希望能有點進展。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早上,我因為靜坐的狀況很差,感到非常煩躁和不舒服。事實上,我已經連續幾天無法在靜坐的時候安坐了。幾天前認為是位置不對(我只能在床上坐,而我的床墊因為太大所以傾斜一邊)、腳太痛的緣故,昨天則認為可能是因為環境噪音的關係。今天,很安靜,但我照樣坐不到三十分鐘。而我最後放棄的原因,就是:我完全靜不下來。

  心沒辦法安靜下來、只是在那裏硬撐,我覺得很沒意義又浪費時間。而這種煩躁的情緒就一直延續到我接不到情感程式非常挫折之後,我打算再去坐一次(以前的經驗是靜坐後心比較靜,做課題比較順利)。結果,把一腳盤好、設定時間以後,我企圖想靜下來,卻立馬把腳放掉,然後再也抑制不住那股煩悶感,趴向一邊,崩潰大哭。

  記得昨天靜坐的時候,內心也有出現一個很激烈的聲音在大叫:『你為什麼要逼我!!!!!』那時候因為一直被宿舍其他居民還有室友發出的聲音給影響,我靜不下來非常煩躁又憤怒,所以今天才一睡醒就靜坐,沒想到狀況更差。

  忘記到底過程中怎麼樣了,總之後來聯想到一個畫面,就是眼神事件。那時候我一直很害怕很擔心,我覺得:『要是我再不趕快把自己的表情弄得跟別人一樣,就又要被排斥或遺棄了。

  然後我才想到,原來昨天那個大叫的聲音是說給我聽,而不是針對那些居民或室友。因為我在逼迫自己去靜下來、靜坐,然後可以順利做課題。

  本來我靜坐的用意,是想回到以前曾意外感受到的寧靜平安的感受,但後來一直沒有辦法,頂多盤坐的時候身體會有一些神奇的感受,而我覺得靜坐對打通經脈或許會有幫助,所以才一直要求自己要靜坐,但好像沒有哪次是真的可以心靜下心來的。而現在更大的問題是--我「有目的」地去靜坐,即使辦不到,還是很急躁很煩躁地僵持下去。

  這裡大概有另外一個類似的聲音:『如果我再不趕快靜坐、靜下來然後去做課題,我就要甚麼都沒有甚麼都不是了!!!

  因為現在的我,對人生一點打算都沒有,也甚麼都不知道。我急切地覺得應該要去做些甚麼,但我不知道是甚麼事,而我無法忍受自己就只是「在那裏甚麼都不做」,因為那讓我變得「甚麼也不是」。

  在哭泣的時候我感覺要去求救,可是我不知道可以跟誰求救,只在哭累了以後,覺得好像「其他面向的我」(大概是其他世的我?不確定)前來陪我,我跟著指示緩緩深呼吸,然後看到一個很模糊的景象,好像是個外星小孩被父母載到一個地方棄養的樣子。於是,我就用再連結做平衡。

  做完平衡以後,我又覺得不該使用身體靈應法了,因為昨天以為可以繼續使用以後,我又開始有點依賴它,而沒顧慮自己真正的感受;即使現在做金錢課題應該比較好,但我其實想做的是其他的課題(因為還沒做的課題太多了)。而且,金錢課題一直進行得不順利,讓我很是困惑(一直以為現在做是最高建設性的話應該會比較順利)。

 

  總之,在甚麼都還不清楚的情況下,我照常去上課,然後宗哲課看了〈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電影,覺得這似乎是宇宙給我的答案。

  最主要的訊息,就是「專注在當下」,把所有的雜念和思緒(那都不是你)都丟掉,不去擔心過去或未來,沒有恐懼,只是當下。

  這是多麼簡單又常見的道理,為什麼我完全忘了呢?

  奧修那些關於靜心的訊息我都白讀了,因為根本沒變成我自己的。

  於是我終於知道為何我會如此煩躁。

  我急於利用靜坐這件事,去「做」某件事,去「成為」某種其他的樣子,但這些都是來自於「恐懼」。努力、行動、掙扎,這些都代表「你不在自己身上」,沒有「活在當下」。

  而我想做課題的心態也是一樣的。

  無為,只是存在。

  奧修說過的這句話,我曾多麼喜歡啊!但那些都只停留在文字理解,我還沒真正身體力行體會過。

 

  雖然現在是了解了,但到底該怎麼辦呢?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裡面有句話:『戰士不應該放棄他熱愛的事物』,而這正是我的疑問所在。

  即使儘量放掉我不喜歡的事物了(比方努力念書考公職、在乎學業成績),但我還是不知道我真正要甚麼。在每天的生活中,藉由生命事件及情緒反應來做覺察及選擇,進而改變、還有練習能量療法,我不覺得這是我熱愛的事物,我一直把這些當成是幫我找到自己的一種輔助工具而已。

  即使是無為......

  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因為我好想找到生命的熱情

 

 

22:07補充:

   剛剛九點左右,我把之前買的環保水彩拿出來用,隨便塗鴉。實在一直都很不會畫畫,後來又因為新水彩居然乾掉擠不出來的事情,整個很疲倦(壓抑著某種快崩潰的情緒)。然後就故作無所謂地結束這個本來想放鬆自己卻適得其反的活動。

  我想嘗試尋找自己的興趣和熱情,但顯然這種創作媒介不是。我好挫折好難過。

  然後,看到天使小語--請相信地說出:『我尊重並珍惜自己的創意和想法』20次。 

  我哭著說了兩次,然後很憤怒地大叫這都是騙人的。

  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我好累。

  接到母親的電話勸我去唸研究所,我只能淡然地跟他說會考慮、以後再說。

  最後實在不行了,看到數字9,抽了女神卡。

20130325_看到數字9請女神給指示  

「你一定要停止擔憂,因為焦慮會制止將要降臨於你的好事!清除你心中的恐懼,用增益自己與家人的能量取而代之。
拒絕思索任何無關於光明璀璨的今天與明日的事物,而我承諾你將如願以償。」

  然後我拿出自己抄寫的那張紙又看了一次:

  「我是一個宇宙統合意識的獨特展現,透過這個軀體,感受並創造3D的實體經驗。實際上,我是一個永生不滅的靈魂。沒有批判,沒有高低。

 

  我知道為什麼宇宙要我先做金錢課題了。不管多困難,我會努力先把豐盛富足的感受提高的。

  其他的以後再說。

ps看到女神卡才發現這些真的都是「焦慮」的表現,而我只是一直把它壓在心底而已。

 

22:52再補充:

  我剛剛從書架取下一直沒讀完的《與指導靈溝通--約書亞靈迅和靜心練習》,然後感覺有對現在有幫助的訊息,所以請祂讓我翻到那部分。隨手一翻,是〈光之通道〉後半,提到回歸中心、內在聲音等訊息。這一章的靜心練習剛好是專注在自己的意識能量(腹部),靜觀,待在那裏。

  這和之前的耶穌靈訊提到的神聖空間可能有點接近,剛剛隨著文字練習一下,感受不明顯,但真的感到寂靜安適,我決定以後先做這個靜心練習。雖然靜坐對我的身體應該是有幫助的,但因為疼痛無法靜下心、達不到我想要的狀態(我想感受到奧修說的「靜觀者」、「寧靜的」、「僅是存在」),所以還是以靜心為主吧。

  感謝神,感謝所有的一切。

  焦慮又混亂的一天,以寂靜收尾:)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早上看了一篇耶穌的靈訊:【耶穌】任何人所感到的自尊缺乏都完全不宜。看完這篇的時候,不知為何很想說一句話,那就是:我願意

  那是一種非常深切的激動和感動(還是甚麼我不清楚),就是一直說: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

  我願意時常進入內在的神聖空間,去連結我的神性。我願意去成為那個光,那個燈塔。

  

  雖然如此,今天一整日下來,還是大多在處理外在的事務。一直到即將結束的現在,靜靜感受自己的內心,我還是想說:我願意

  我願意去看進內在,那些自我排斥、不接納、厭惡、低自尊、無價值感;我願意去看到所有使我無法全然愛自己的所有因素,而我會知道它們都不是真的,它們是來協助我看到那個「真的」,而存在的。

 

  昨天,我翻出一件買了很久,但一直沒有穿過的衣服。我把它拿出來穿,然後我告訴自己:明天就來穿。一次就好,至少有踏出去、面對恐懼,我才會知道那恐懼是甚麼。

  我一直沒有穿那件的衣服是因為,它有一點「露」,而且,不像我會穿的衣服(我平常穿的就是T恤+長褲)。我對自己的身材一直很沒自信(我甚至覺得自己打出這句話很奇怪,好像沒自信應該是理所當然的,更恰當的詞應該是「羞恥」),因此我覺得穿這樣的衣服出去很怪。

  當然,我還是穿了。即使很不習慣有些扭捏,我還是穿著它到晚上回宿舍。我告訴自己:做的很好。那麼,現在就來看問題出在哪吧。

  和平常有些不同的狀況,主要是認識了四年的自助餐老闆態度有些生疏;剛走進育樂街時,迎面就有一個男性大聲的咳嗽;晚上和朋友漫步校園時,正面走來的情侶,女生一看到我就把男生抓到另一邊走,然後我聽到很大聲的『噁心』。(這些是主要的,其他的略過XD)

  很顯然的,我又覺得這些都是針對我了。

  

  雖然我還是反射地覺得「是我的錯」,但和以前比起來沒那麼激烈了,雖然那個男性大聲咳嗽的反應還是讓我當時很想罵髒話,但我剛剛是專注在時間點最近的那句『噁心』上。

  我想,我實在無法知道他人的這些行為是不是針對我,但這些確實是我吸引來的。因為我的思想和大腦迴路也支持這樣不舒服的感受,所以,是我的功課,和他人是否真的針對我無關。

  那麼,為什麼我會吸引來這些事情呢?

  內心馬上出現了細細的聲音:我內在存在一些對自己沒自信、覺得自己很噁心、很奇怪、不接納自己、排斥自己、厭惡自己的根,而這些外在他人的表現,只是映照出它們的存在而已。

  我聽著這個聲音,知道這是事實。我冷靜地看著這樣的事實,然後我知道,它們的存在是必要的。只是,現在可以拿掉了。

  然後我覺得這是自我接納、喜歡自己、討厭自己的課題。總之,是神我課程的一份清單裡的一些課題。我突然想到寒假時做的「愛自己」的課題,當時已經平衡完了,但現在又覺得很奇怪,因為不接納自己和全然地愛自己,感覺就是不會並存的。我問一下內心,我百分之百愛自己嗎?是的。我不愛自己的百分比是零嗎?不錯......

  那個「不錯」,我覺得是自己強硬拗過來的,所以後來又覺得是「不是,還有5%」。

  不能使用身體靈應法以後,關於百分比這方面的事情實在很難確定,我又想用身體靈應法,但答案一樣是不能問。

  好吧,那就算了。

  即使現在我無法很肯定地和宇宙溝通(以利做課題),即使我的感受一樣很不明確,即使我對一切都很不確定,我還是願意繼續走下去。

  我願意

 

  所以,從今天開始,做自我接納的課題吧。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看到高中同學對高官提出「通姦除罪化」的態度及反應,有部分讓我覺得明顯是純粹的諷刺,而這在討論事情時是我非常討厭(也不允許自己會有)的行為。

  所以,雖然宇宙安排讓我白跑兩趟借不到教科書複習,我還是稍微查了一下網路上討論的文章,然後很憤怒但故作鎮定地寫了回覆。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最近火星進入牡羊,容易衝動,所以宇宙那時候可能是叫我『先緩緩別急著跳進去』;抽到「寫作卡」也是想讓我好好冷靜下來釐清自己的情緒,只可惜我完全誤解了(笑)。

  不過還好,因為內心不舒服的感覺仍讓我騷動不安,在這天結束前,我總算找到問題在哪。

 

  那時我看到那位同學po一句:『事情不是一定要爭個輸贏,而是看值不值得』之類的,我不知為何異常憤怒和不滿。我猜了很多種可能,最後向揚升大師詢問這種煩悶的心情該如何解決,分別抽到:豐盛、獻上和平、傾聽。

  中間代表現在的「獻上和平」有一句好像是「去原諒或寬恕某個人」。我疑惑:原諒誰?原諒那幾位同學嗎?

  必須要說的是,我非常不屑那種故意諷刺的行為,我也無法原諒人們雖表示要討論,卻以此種心態面對。關於這方面大概還有課題要做(大概我以前有過類似行為而我仍無法原諒自己)。不過這個先擱在一旁。

  後來我得到的答案是,我必須原諒自己

  原因或許是,我因為一時衝動,就自己認定對方一定沒讀過我讀到資料、才會有這種態度或觀點;以及,如果我當時可以冷靜去看待他們的一些發言,就可以直接點出我覺得他們的觀點是著重在哪方面、而我的看法是甚麼,就不用採取如此針鋒相對完全沒有溝通的方法。

  因為事情有點複雜,內心對話的方式是完全在腦中進行的,所以不太記得。只記得那時候我無法原諒自己,是因為:「我應該可以冷靜看待但卻那麼衝動,還因此用自己認定的方式來斷定他人的行為」。

  我問:為什麼無法原諒自己的衝動呢?每個人都會有各種情緒啊。

  那個聲音說:因為那表示有某種傷口在,你才會那麼激動。

  我緩了口氣--這樣的想法,其實在我之前做「和情緒做朋友」的信念釐清時,已經做過了,所以這次我可以很輕鬆地跟內在那個聲音說:有傷口,又有甚麼關係呢?這些不都是過程中的印記嗎?成長的過程啊。

  想像你自己,正走過很多路,然後,跌倒了,受了一個傷,但是,因為很痛,你把它遮住不看、故意不去理會,繼續往前走。漸漸地,你感受不到疼痛了,但傷口仍在那裏還沒癒合。今天,有另一件事情,讓你察覺到這股疼痛,你不覺得,這是一件很棒的事嗎?

  因為以前的你沒有能力去面對那疼痛,但經過那麼多、有所成長的你,已經可以面對並去處理它了。這不就是一個讓過往的傷口痊癒的好機會嗎?

  內在那個聲音馬上就同意了。

  然後,我覺得那個舊傷口,是眼神事件的某個情境。比方說,我有時候會在自己沒察覺到的情況下,露出某種讓人嫌惡的表情,然後別人看到就不高興,會擺臭臉或咳嗽。我總覺得又氣憤又悲傷,因為,「他們明明並不了解真實的情況(我無法控制自己那種表情,而我無意使人不高興),卻直接用外在表面看到的情況來評斷我」。

  我很清楚知道這件事,或者該說,在我感到煩悶的時候,我就有察覺到這是一個很熟悉的情緒感受。可是,我不知道能怎麼辦。

  然後,我想到最左邊那張「傾聽」卡,所以我靜下來跟天使尋求解答。

  我聽到的回應是:讓這些過程流過你。不要費力去處理它,讓它們就這樣過去,若你奮力去處理,就會緊抓不放,反而給了它力量。一次一次,當這樣的事情發生,就讓它過去。你清楚它們可以是如何以和平的狀況結束,這樣面對它們就行了。

  沒有機會去確認到底是否是天使的訊息,我很自然就懂了。我覺得,這是大腦神經連絡網路的問題。所以,我決定開始給自己洗腦。

  我回想那個走在路上會莫名被人用咳嗽聲嚇到的情境,發現感受變淡了,但我還是告訴自己:他可以咳嗽,可能是因為身體不舒服、或者是看我不順眼,但那都與我無關。我可以不用把這些攬進我心裡、影響我對自己的看法。

  因為這次感受不明顯,所以我不知道有沒有用。以前幾乎都沒做過洗腦的練習,好像只有用「雖然我認為XXXOOO,但現在我選擇不相信XXXOOO,我選擇相信事情是XXXOOO」的陳述句練習,但我也不知道效果如何XD。(這個改變信念的陳述句是出自『宇宙說啥?』某篇文章)

  其實在前幾日(3/10)我做女性關係及眼神事件的練習時,曾和過去那個表情奇怪的自己打過照面。那時候我和他對話了一陣,他說他對這些事完全不感到憤怒或悲傷,只是一直在找尋某個東西。但我還是一直哭,大哭特哭。我平衡了兩個情緒,分別是:『對沒做錯事卻被排斥的自己感到很心疼』、『因為自己天生表情不討喜就被排斥,感到很孤單』。

  這個平衡我不確定到底有沒有效,只是覺得可能因此少了很多情緒。「眼神事件」是個很神奇的東西,我對於如何平衡它還是沒甚麼頭緒。只不過,3/12天使給我的訊息,讓我在3/13那天崩潰,因而看到更深一層的東西(情感程式),只能說,太神奇了啊~

  這幾天都是從「以為自己沒錯」到發現「羊毛還真的出在羊身上!」的過程,實在超刺激,不過也有點累就是了。

  還是繼續一步一步走下去好了。 :)

 

ps剛剛看到的天使小語是:『天使不在乎你外在的表現,他在乎的是你的心,他想看到的只是你快樂。』真的很感動。其實在這整件事情裡,我一直很怕自己「做錯了甚麼事」、「是不是誤解別人了」,但我無從查證。即使我知道宇宙中並沒有甚麼行為是「錯」的,這還是讓我很不舒服。

  後來,關於這件事,我覺得就真的是我和那位同學觀點完全不同而已,而我因為怕他們覺得我在責備或對衝,所以並沒有把我質疑的點提出來,但這樣空泛地表態好像反而造成反效果。無論如何,我不想再猜了,直接表態吧。現在對我來說就是「離開舊有」的過程,該走的時候,就該走,不必遲疑了。做了最後這件事,我才能完全安心。

 

2013-03-19補充:

  今天晚上在臉書上看到一則朵藍姆天使能量畫訊息傳遞的貼文,讓我突然發現,原來「眼神事件」裡面有一個很大的成分,我一直沒去注意到。那就是,當我覺得自己被誤解了的時候,其實我還是帶有一點受害者心態在裡面的。即使我已經很努力地把外在的受害者模式放掉了,但內在似乎還有一塊沒放掉。

  我會再好好想想的。能突破這個盲點真是開心啊~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抽到女神卡「傾聽」以後,我靜下來聽天使及指導靈的訊息。但這次感覺比較特別,雖然訊息是確實出現的,但我好像有點在干擾它,所以那聲音不像前幾次那樣平穩溫和或喜悅。可能是我自己預期祂們應該說些甚麼、用怎樣的措辭的緣故。

  總之,還是跟宇宙確認了不是大腦的空想。在這部分......還有待努力。

  天使的訊息主要在告訴我『不用甚麼都一定要去做課題』,祂說當我去面對這些恐懼以後,事情會輕易地解決。我覺得大概是指眼神事件的課題。

  最近我在處理女性關係及眼神事件的課題,但其實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因為它不是一個「情境」,而是一個可能現在正在發生的狀況,所以我覺得很困擾。雖然如此,我還是硬著頭皮平衡了一個女性關係的現世經驗(其實和眼神事件的狀況類同)。

  然後今天一直看到數字6,有跟宇宙問到做金錢課題會是最高建設性,但我還是先跑去做女性關係(眼神事件)的平衡XD。

  我想,天使大概想告訴我,有些課題(像這種進行式的情感程式)不用特別用我之前學到的方法做,現在的我已經有力量了,可以突破以往的恐懼去面對了,面對了以後,若需要再做些甚麼療癒平衡,再去做就行了,但我要先跨過那一步,而不是『預期會和以前有相同壞的結果』、認為『把情感程式平衡掉以後我就可以跨過去了』,所以先躲在自己的安全空間做課題。這不是最好的方法。

  但我也不確定到底要怎麼做。可是女性關係的一小部分好像真的有改善的樣子,雖然不是全部。

 

  再來是關於看到數字55,看到楊升大師再度丟出「教師」卡這件事。

  看到那張卡之前,我和S有了一點點接觸。我覺得,是很尷尬很生疏的接觸。關於這一點,我很無奈,也很想離開。我想大概有點淡然了。

  我自忖是要把我學到的東西「傳遞」給他們嗎?可是他們並不相信啊......

  然後記得天使好像比較大聲地跟我說『是』。不太記得了。

  可是,我不想。

  有個問題是,我不想強加我的信念別人,更不想抱著期望(被理解、接受)最後落空。

  天使們好像還是跟我說『就去做、去傳給他們,不用擔心他們的反應或接受與否』,但我實在不懂。

  這裡大概有課題要做吧。

  目前,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這件事。

  

 23:55補充:

  剛剛洗衣服的時候聽到大天使麥可的聲音。他說這些人扮演這樣的角色是為了幫助我完成喉輪的課題,也就是之前的「覺得說出自己的看法會遭到攻擊反對」之類的。實際上我們每個人都知道我想傳遞的事情。

  還有這個聲音一開始出現時我懷疑他是大腦的幻想,覺得要是跟宇宙確認後知道是自己的幻想會覺得很丟臉,他告訴我『沒甚麼好丟臉的』,這是我自己學習(拿回原有的力量)的過程,去享受這樣的過程。而我自己也曾說過,要適宜瞬間就變得甚麼困難都沒有,就會變得很無趣了啊~嗯嗯,好吧,我懂了。

  麥可說他的出現是為了給我勇氣,讓我能繼續朝實現生命目的的方向走下去。感謝你們!

  ps我發現好像從事跟水有關的活動時,比較容易接收到訊息(比較順暢清楚),之前是洗澡、洗碗,這次是洗衣服!XD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昨天作的平衡。應該是屬於「無法享受情緒,害怕被騙、失望」的類別,但我不是很確定。總之是和另一個同時接到片段,然後重新專注在這個情感程式接駁後才確認劇情。

  一開始是看到一個穿著白袍、像是科學家還醫生的男人,在黑暗的屋子內,眼鏡發出閃光、露出笑容。然後看到一個全身佈滿泥巴的女人,驚慌地大叫『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感覺是那個男子把她變成這樣......男人一直大笑。

  本來以為我是那個被做實驗的女人,但當時好像有跟宇宙確認,還有不知道的細節,所以再接駁一次。這次就確認了正確的情境:

   男人想要復活(或救治)他的愛人,所以在自己陰暗的實驗室進行研究。在他覺得一切都將成功時,那個裝著女人(在我看來是裝著一堆黑黑、密密麻麻的不明物 體)的水槽,爬出一個人形。那感覺很像《魔戒》裡的咕嚕,或是《追逐繁星的孩子》裡的夷族,總之就是像只有骷髏但又有(泥巴一般的)皮膚黏著、有一些髮絲 的生命體。

  「她」撲到男人身上,想要攻擊他,男人大叫,按下一個東西,使「她」倒在地上站不起來。男人瘋狂地、淚水不停湧出地尖聲大笑著......

  在想像這畫面時,雖然第一個覺得是「驚恐」,但我先平衡了後面大笑的「絕望」,這是唯一在平衡時有感受到流淚的情緒,但敲完手刀就冷靜下來了。眼淚逼出來的時候,感覺到我的右眼有點刺痛,所以我猜那個科學家的眼睛大概受傷了......但這點沒有去確認。

  因為一開始接到情感程式時曾打算跟宇宙確認很多細節,但都是"不能問",連有幾個情緒也是這個答案,所以我採取平衡完再去找情緒的方式。

  雖然想像畫面的時候我寫下了五個情緒(驚嚇、害怕、絕望,心痛、愧疚),但不知為何,只做了絕望驚嚇心痛的平衡。因為平衡完「絕望」以後就感覺不太到情緒,做完以後再回想情境,覺得只有這三個(即使後面兩個也不明顯)。

  平衡這三個再回去看以後,男人變成《追逐繁星的孩子》裡那個老師的形象,抱著泥鰍一般的女人,沒有驚慌沒有嫌惡,也沒有傷心,就是溫柔地、不停地說「對不起」、「對不起」......然後吻了女人一下,將她埋葬了(畫面是直接放進地上一個不知啥時出現的洞)。

  接著,男人才開始大笑,瘋狂地大笑,邊哭邊笑,邊拿著刀子抵住喉嚨。我又找了一個自我厭惡的情緒,最後是用『痛恨自己』來平衡。

  

  平衡到這裡,我再也感覺不到情緒了,回到畫面時,感覺男人離開了研究室,說了『再見』,可是又好像有點怪怪的,說不上來,所以直接用身體靈應法問宇宙。一番問答後的結果是:還沒完全平衡,但不是情緒的問題,可以平衡的情緒已經全部平衡了。剩下的用SSR有建設性(SSR的療癒紀錄在另一篇文章)。

 

  其實這次的平衡,比較有意思的是後面用SSR做最後的療癒平衡那裡,但我想分開紀錄也沒關係,畢竟痞客邦的分類有點麻煩。

  然後最大的不同,是我在用SSR完全平衡後,突然與我的守護天使有了對話的經驗(在〈看待比賽的心情,與天使的對話〉後半段),所以我想這個平衡真的很有意思。

  應該就像王絪老師說的,當你完全接納並享受情緒,開始可以感受到這些細微的能量,就能解讀在身邊的許多訊息了(因為我們平常只用到五感)。

  :)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覺得太長,最後還是分開紀錄。

  這個情感程式主要是:「一個科學家想救治自己的愛人、但實驗失敗,把愛人弄得不像人,他因而發瘋」。詳細可參考這篇作平衡的文章

  用經脈情緒平衡法平衡完情緒後,宇宙說還沒平衡完,但不是情緒的問題,用SSR是最高建設性。當天還沒練習SSR的我就直接進行了。

  以下是憑記憶所做的紀錄:

 

  念祈請文的時候,和以前不太一樣,感覺我往前走了一點路來到靠近父神及母神、大愛之源的地方,然後祂們降落圍住我(平常是只有祂們圍住我的畫面),帶我一起往上升高,然後我進入一層光......呃,因為沒有馬上紀錄,所以不太記得了,飛升這裡也可能是在治療中發生的。

  然後祈請固定班底的時候,覺得祂們的形象便清楚、精緻了。以前都只有粉紅、白、黃及綠光的模糊形象,這次感覺可以清晰見到祂們的面容,但又不是我在大天使卡上看到的那種,有點像是我把看過的少女漫畫的臉套用上去的感覺。總之,是很漂亮標緻的五官,眼睛很大很深邃,滿臉笑意(這僅限守護天使,因為後面幾個就沒那麼清楚XD)。

  正式開始之後的動作有些忘了,總之,和以前一樣,不是單純在做手位。

  我記得一開始我從頭上開始,往上拉--然後推開臉上的一層薄紗;雙手往兩旁伸展,最後交疊到心口。這應該是我記得最清楚有做手位的地方。接下來的有點不記得了,我好像有把手疊在雙頰下的樣子。

  接下來......好像有個人把東西放在我頭上?不太記得。

  後面比較記得的(也是我想記錄的部分),是我後來站起來伸展我的身體。我覺得應該要起來跳舞、動作。

  那時我覺得有個紅衣服的女神朝我走來,然後感覺是要和我跳舞(或領我跳舞),但我沒有完全跟著祂。只覺得好像有看到一些手伸展的動作(紫色的袖子)、還有腳的點踏(我很喜歡點踏腳的動作,感覺很像原始部落的舞蹈,可能是我自己動的),所以我有跟著先往右邊伸展雙手、拉圈,然後倒退。後來覺得是下半身的動作,但我覺得有點累,剛好面前就是椅子,我就直接半蹲著把身子貼在椅子上不動。

  起來以後,我站直身子,然後用雙手往腳的方向動一動,大概是想代替我看不清楚的下半身動作吧......

  接著好像是看到一個粉紅色服裝的女神,祂走過來,不知道祂做了甚麼,只記得好像跟我說了一句『你是有力量的』,或是『記得你是誰』......之類的吧。然後我就回到椅子上坐著。

  其實我完全不知道在幹嘛,也不確定這些動作有沒有做對,總之很想趕快結束XD,可是好像聽到『還沒結束』的聲音,所以本來雙手合十想感謝結束,就改成繼續做動作。

  這時候就變成從身體的感受去做了。比方說手臂、肩膀、左膝蓋有點痛,我就去做那邊的手位。比較特別的是,右邊肩膀痛的時候,我把手摸過去,感覺有個畫面是兩條絲帶勾住我的雙肩、往上延伸到天頂,然後覺得我好像長出翅膀那樣......前面提到往上飛升的情境可能是這時候才出現的,不太確定。

  總之,最後在後腦拉出一張綠色網子,就這樣掛著,然後就感謝作結束。

 

  上面的紀錄不是很確定和清楚,但我後來覺得,這次SSR是在幫助我「回復連結」,像是頭往上連結到天,腳往下連結大地,雙手往兩旁並連結到心,就是讓我的頂輪、根和心重新與大愛連結的意思。

  因為之前有個情感程式是聽到神的聲音而使雙腳無法站立,這大概使我受到很大的傷害,以這種角度來想的話,就說得通了。

  總之,做完後跟宇宙詢問,確定已完全平衡;然後又好像跟大天使有了對話,所以我想應該真的是回復連結吧!

  

  ps在跳舞的時候其實蠻開心的,我很喜歡跳舞,只是頂著SSR覺得有點累......XD

  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可以與SSR共舞!

  :)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棒球經典賽沸沸揚揚,即使是不看運動比賽(除了高中一次奧運)的我也被影響了。雖然一直很努力不想有勝負的得失心,但對南韓、日本這兩次比賽我還是都熬到比賽結束才能靜下來(主因也是聽得到外面球迷吶喊的聲音)。

  今天早上,因為對古巴這一戰很重要,我很想保持樂觀、或是旁觀不要涉入,可是辦不到。我對這種心情感到很煩躁。

  記得高中那一次跟班上同學一起瘋奧運棒球,最後在很高的呼聲與期待下,感到極大的失落,大概在那之後就決定不要再看運動比賽了吧...畢竟我確實也不是這麼著迷的人啊。再來有掛心的運動比賽就是去年的奧運跆拳道了......當然,結果是一樣的。

 

  走上身心靈領域後,加上我本身很不喜歡「競爭」的感受,我一直有種感覺,就是:對勝負的得失心是不必要的。更直接一點,「競爭」是不必要的。這樣應該就清楚多了。

  但是,即使大腦如此清楚知道這件事,我還是沒有辦法對兩隊球員平等看待、還是沒辦法對勝負平心以待(即使我沒在看球賽!)。

  昨天(以及確定我們晉八強以後)日本人的行為讓我很感動,我覺得這是一個我想要的、有著「善意循環」的世界。

  知道輸球、也大概知道每個球員都是如何拚盡全力地在打球以後,我只有一點失落,但更多的是感謝和感動。然後,我在心裡給了每一位中華隊成員祝福。但是,我發現我不想給日本隊的球員祝福,就算給了,也不是全心全意的。我發現,我還是有很強的「分別心」。

  果然,對日本球迷的行為感動及感謝,但對於贏過我們的日本球員,就沒辦法呢。

    所以,今天早上就努力想處理這種複雜心情。一開始我以為是昨天接到情感程式的「失望」等等感受,但宇宙說不是;

我又沉思了一會兒,覺得這種對「贏球」的渴望,好像是「如果輸了就會少了甚麼」,那麼,就是自我價值囉?

  這次就BINGO了。不過我還不確定是哪種,大概是「不足、不夠好」吧?總覺得我們自小以來都覺得自己本身並沒有價值,這恐怕不是單一價值感的問題。

  既然是自我價值的問題,我就不打算處理了,等以後自我價值的課題完成以後,再來看看內心變化吧!

 

  再來,是今晚對戰古巴的情況。

  膽小的我當然沒看比賽,今天外面也很安靜,我沒想太多就來接駁情感程式。平衡途中、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失落的哀號,才看了比數。那時是0:6。

  看了以後心重重一沉。但我還是(莫名地)抱持信心,繼續做完平衡。上網看了一下這幾天比賽的新聞、還有經典賽的規則。最後看到的比數是0:13,還是在某位噗友的噗裡面看到的(我根本不敢再去翻新聞首頁),臉書上的忠誠球迷最後發了一個『崩潰』的po文。

  我覺得很心疼,我知道那種被壓著打的感覺真的非常痛苦、又得知球員們非常喪氣,所以,我忍不住又跟天使禱告,我祈求球員們的天使們(在比賽後)給予他們必要的協助。

  後來去洗碗的時候,內心突然幻想起一個球員們奮起直追的場面,我想到「勇氣」、「勇敢」,所以想起大天使麥可。我喃喃念著大天使麥可,請求他給我勇氣(還是給予球員?忘記了),強忍住眼淚。

  然後,心裡面突然有個聲音出現。

  他說:

  你看到這件事背後的意義了嗎?

  他們(指中華隊)在這場比賽中,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因而能有成長的機會。每一場比賽都是如此,可以讓選手從中體認到自己的實力、長處、缺失,這是比賽的真正用意。

  你面對的是世界第一的對手,除非奇蹟出現,否則是不可能贏的......奇蹟當然是存在的......

  聽到這邊,我馬上中斷跟宇宙詢問內心的聲音是誰,我覺得這不像天使會說的話,但宇宙說YES,是大天使,但不是大天使麥可。所以,我又重新繼續聽。

  奇蹟是存在的,但必須符合宇宙的秩序,比賽並不符合宇宙的秩序;比賽有著許多條件限制,而這裡的奇蹟,需要你事前就已做好準備。你「原本已有」的東西,才能夠引發奇蹟。今天中華隊上場的選手,他們所做的努力和訓練,並不足引發打贏古巴隊的奇蹟,古巴的選手實力堅強,是累積了很多年的栽培。

  我是大天使拉吉爾。你的守護天使。

 

  其實這段話並不是直接這樣出現的,有點像是我在和這個聲音對話,而有些訊息不是真的以文字出現,而是莫名地就(迅速地)得到了,但不是用文字的方式理解。有些資訊,是我稍早前看新聞,得知古巴是世界第一、經典賽的規則、王建民(中華隊王牌)不能上場......之類的等等,我才大概知道為什麼「這場比賽中華隊會輸」,而且是這樣一面倒。我想他們昨天與日本一戰真的很疲憊。而我們的隊伍,真的不像其他職業球隊一樣,有那麼充足的優秀選手......吧(不確定,但昨天王建民下去後就讓日本追平,我是這樣理解的)。總之,我也不太確定,尤其寫到這段開始記錄的時候離當時有點距離。

  也因為我在稍早前有先讀一些新聞,所以我一直覺得這聲音可能是出自大腦,但跟宇宙確認了三次,應該不會錯吧。雖然我有使用過隨筆的方式做內心對話,那很有可能是和指導靈的對話,也可能不是(總之我沒問過);這次是明確知道自己在和靈界存有對話,有點驚奇。但另一方面,我卻又好像知道為什麼,應該和之前做的平衡有關。只是我對自己一直沒自信,所以遲遲不敢完全信任自己。

  後來我去查了大天使拉吉爾的資料:(摘自網路某個部落格

  拉吉爾Raziel

大天使卡:靈視力、靈性的瞭解、拿回你的力量

◎    『神的秘密』,幫助你瞭解神秘的靈性觀點,並以實際的方式來應用。召喚拉吉爾幫你把想法變黃金。

◎    大天使界的巫師和煉金術士,協助你發現真相與秘密。

◎    具有彩虹的所有顏色,白水晶可以擴大靈視。

  

  因為最近覺得生命任務開始浮現了,所以看到這個訊息,覺得心裡有底(笑),感謝上天,希望我經由這樣的過程,能確實幫助到地球!我會加油。

 

  然後,因為貓曾說我的感覺和大天使加百列比較像,但祂卻不是我的守護天使,我問為什麼?那時覺得是因為「傳遞訊息」的緣故,因為大天使加百列是訊息天使,這大概和我的生命目的(或特性)有關吧。順便放上大天使加百列的介紹:

  加百列Gabriel

大天使卡:創意書寫、領導力、滋養

◎    神是我的力量,加百列協助你無懼地連結神的力量

◎    喜愛協助作家和記者傳遞療癒的訊息

◎    金銅色、黃水晶

 

  我覺得自己還無法相信自己是有這個能力的,覺得自己不值得擁有或不可能擁有?總之,是有點害怕其實是自己的幻想、而自己還很高興(驕傲)的感覺......

  呃,我會努力去做這方面的課題的,可是數字九(代表行動)一直出現啊!!!!!(掩面)

  希望我哪天能不卑不亢,欣然接受我本如是,以及我原本就有(所有人也都具備)的力量。

 

  最後,回歸原本棒球的主題(中間扯真遠XD)。

  聽完大天使拉吉爾那番話以後我冷靜多了,覺得比較能釋懷,雖然還是對選手感到心疼,但我覺得好像能看到中華隊的選手在這次的比賽裡能獲得的禮物及成長,他們的發展、以及將來(可能會發生的)國家及大眾的支持,應該都會促使一個美好的轉變吧!

  感謝這些選手們用生命散發你們的光;

  也感謝你們讓我看到「世界大同」的美好氛圍,

  而且有機會看到自己的課題(笑)

  最後感謝我自己走到這裡!

  謝謝。

 

2013-03-10補充:

  今早起床又看到一些新聞,才知道好像是投手的調度比較有問題,並不全然是選手的問題,選手們都盡力了。而總教頭也有針對這方面、以及中華隊欠缺的選手類型做出歸納及檢討。我覺得這好像回應了昨天的訊息。雖然我完全不是球迷,但這樣的發展真的是正面的,感謝上天!

  那麼,我也要開始努力在自己的人生路上,散發自己的光了喔!走吧。:)

 

2013-03-11補充:

  本來以為已經心如止水,昨天看到一些文章敘述球員很喪氣、抱歉等的文章,不知為何我就又一直哭了,而且是大哭,哭到我自己都快受不了orz......總之,應該是有情感程式吧,可是宇宙說還不能平衡,所以只好先作罷。不過真的哭得好累啊orz。希望下次看到這篇(如果可能的話)已經不會有這種情緒了。我想大概是「愧疚」吧,因為我一直說『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你們』、『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們』之類的冏。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到這個情感程式的原因有點複雜混亂,我也不確定該如何定位它,所以直接紀錄吧。

  情境如下:

  一個感覺很像沙彌的小男孩,站在雪白的院子裡,幾乎與雪景融為一體(他感覺很白很透很飄渺)。突然,一隻藍黑色巨大的手從身後竄出把他抓走。通過一個白光隧道的空間後,小男孩發現自己被一群很像外星人的生物給抓住。他沒有驚慌,只是很疑惑,問這些人要做甚麼、為什麼抓自己來?其中一個人跟他說,他們想研究小男孩的種族、深入了解以和他們和平共處(感覺是想要喬裝成小男孩的種族融入生活),希望小男孩能貢獻力量幫助他們。小男孩聽到是為了和平共存的目的,便很開心地答應了。

  後來,小男孩的身體裡少了很多東西,他疑惑地詢問當初那個要求他協助研究的人,那個人露出殘忍奸詐的笑容,道出實情--(聽不到他說甚麼)

  原來這些人做研究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和小男孩的種族和平共處,而是做不法用途(確切用途不知,但會傷害到小男孩的種族)。小男孩驚訝、生氣地反彈,孰料那個人往旁按了一個按鈕,一道白綠光出現,將小男孩壓制住。那個人說:『你已經沒救了,甚麼都做不了了。』小男孩很後悔、對自己即將受害的族人們感到愧疚,並對自己被騙一事感到憤怒,在被劇烈壓迫的情況將死之時,覺得很不甘心......

  然後,一個灰色、半透明的存有飛了出來。那是小男孩的靈魂。小男孩死後發現自己在一個像玻璃櫥窗的空間內,無法出去,甚麼也沒有。小男孩敲打著空間的玻璃詢問:『為什麼我在這裡?為什麼把我關在這裡?』一個厚重的聲音說,是小男孩自己決定來這裡的。小男孩想把自己永遠「封印」在這裡,不會接觸到外界,就不會傷害到別人、也不會被傷害,也就不會有憤怒、悲傷等情緒......

  小男孩聽了以後,像是知道了甚麼,很淡然、毫無表情地坐在那裡,一直待在那兒......

 

  OK,以上是一開始接到的情境。接到的時候還蠻順的,除了情緒感受不明顯、隔層紗的感覺以外,劇情推展很流暢。我確定自己是那個小男孩,有種淡然處之的感覺。不過,因為這個情節讓我覺得很像某位讀友的故事,所以我一開始以為接錯了,跟宇宙確定是自己的情感程式以後,就開始平衡。

  一開始問到要平衡的情緒有六個,前半段只有四個;進去後半段裡面,又覺得沒甚麼情緒,感覺很像在壓抑甚麼、放棄了甚麼,一種很淡的感受。

  然後,因為問到用再連結平衡是最高建設性,通常用能量療法平衡不太需要一個個找出情緒,所以雖然無法確定後半段的情緒,我還是打算直接平衡。平衡前跟宇宙詢問:『目前我所接到的細節對於完全平衡這個情感程式是足夠的了嗎?』答案是NO。

  雖然我對自己接駁情感程式的能力一直都沒甚麼自信,所以不太肯定,但那時我好像瞬間就知道自己少了甚麼,所以就直接跟宇宙確認了。宇宙說YES。

  少了的那段細節是:我在死之前爆發出某種力量,把那些抓走我、想傷害我種族的存有通通殺死(毀滅)了。

  當下的感受是:很沉重的罪惡感,但心情又有點複雜......我其實並不想把他們全部都殺了,我很希望我們可以和平相處......

  這些感受同樣沒有很清楚,不過還是直接做平衡。

  在平衡之前,我跟宇宙確認了「已經可以完全平衡」、「封印已可以解除」。

  很久沒用再連結做自療,感受很不清楚,只記得雙腳膝蓋有點感覺(剛好是最近身體出現疼痛的部位),然後也沒進入間隙。

  最後用身體靈應法跟宇宙確認情感程式已平衡、封印也已解除。但我還是沒甚麼特別感受(只有做完再連結的一些疲軟)。

 

  關於這個情感程式,我目前是列入最近在做的「和情緒當朋友!」功課的其中一個障礙:無法享受情緒--因為不想要以為自己已經好轉了,後來卻因此發現原來自己還沒『完全復原』,我不想要那種被騙、失望的感覺。

  當初問到有三個情感程式,這大概是其中之一。不過......我還是覺得有點「淡漠」。

  總之,一切靜觀待變吧!

  卡了一天接不到情感程式,今天這樣的開始還不錯啊!

  :)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在思索自己的環保(與大自然和諧共處)意識時,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情。

  我很小的時候就莫名有種要去提倡與大自然和諧共存的急迫感與使命感,也特別喜歡和大自然有關的書籍,對書寫這方面的作家也特別有好感(例如劉克襄&吳明益)。不過,我還是沒有走上提倡環保的路。但以前很喜歡寫作的時候,我構思、寫的幾篇文章,都意圖傳達這類理念。

  像是,國中時期構思的小說《蛇驚》,主旨可以「大自然異變,強迫人們意識並做出改變」一以貫之,雖然還是走劇情類的電影路線,感覺就是驚悚→摸索→找出路這樣XD。可是我很注重「真實性」,當時覺得要寫這個故事的話,牽扯到地質及環境、氣候變化等學術上的知識,而且又是半架空,哪個地方會有甚麼異變、彼此間的關聯性等等,都需要串連......可想而知,懶到極點的我當然最後讓這故事停擺了XD。

  不過,至今還是很喜歡這個故事,因為靈感真的來得突然又簡單,乾脆得不得了,每每想到就覺得當時的想像力太不可思議了XD。

  OK,這篇重點是在高中時期的作文。有一次去日月潭,感受到湖水的波動,讓我寫了《母親的律動》。這篇最後呈現出來是浪漫式的思鄉(標題好像也改了),但原標題的「母親」指的就是大地母親,只是我寫到後半來不及加上環保意識的橋段就停了。沒有重點的那篇文章反而得到老師的讚賞。

  當時的我,當然是很喜歡被稱讚的,因為被稱讚讓我覺得自己有了值得誇耀的東西。有價值了。

  後來,有一次作文課,老師要我們以「桃花源」發想,寫出自己心目中的桃花源。

  我對「桃花源」沒甚麼特別的想法,思索良久,當然是回到最初的「人與大自然融洽共存」的寓言式文章。

  然後老師就說:這種環保意識的題材已經有很多人寫過了。

  我不記得她當時有沒有表露出「這種題材都寫到爛了」的意思,總之,當時我有瞬間無法理解,然後覺得很挫折。

  一直到方才為止,我對這事都沒能釋懷。

 

  前兩年實行茱莉亞‧卡麥隆小姐的「藝術家之路」時,有一項作業要寫出成長路上作品被批評的經驗,這是其中一個。但我沒因此就放手,今天回想起這件事時,我內心還是很難受。所以,我又自然地展開對話了。

  我說出我的想法,然後開始責備老師這樣的行為使我對自己失去信心,並與自己的真實渴望失去了連結。

  我很努力、盡量表現出憤怒,但那種感覺還是怪怪的。很卡,很不真實。然後,我覺得繼續這樣責備下去也沒有用,於是開始說我自己的感受。

  一說出口,我就哭了。我說:『我想要做真正的我自己』。

  不是別人眼中想像的、有所期許的那個「我」,而是我本來的樣子。

  我說了很多次,夾帶著其他人對我的期許與第一眼印象、認為我該做甚麼或一定是怎樣怎樣的人等等的.......邊哭邊說。

  然後,我好像可以看到老師的相貌出現在我眼前,我回到她對我的作品給予評論的那個情境。

  我看到她說這句話背後的心思,是對我的期許,以及擔憂(或許還有其他成分,但我忘了),因為我們是語文班,她希望我們在這方面可以比較出色、出眾。

  在哭完以後,我終於能冷靜地面對她。我說出我只想寫自己想寫的東西的想法,並強調自己想傳遞的訊息就是這個了,和別人有沒有寫過、題材新穎與否無關,「作文寫得很出色、獨特新穎」並不是我的目標。我們的內心標準不一樣,她可以如此評判我的作品,但卻無法否定我寫這篇文的心意。

  然後,我感覺到自己放手了,完全原諒並釋懷、讓老師離開我的生命記憶了。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想接駁自我價值的相關情感程式時發現阻礙,想了一下,決定先做這方面的課題。當初問到總共有9個,目前只做了2個。覺得平衡過程還蠻有趣的,所以先分享。

  兩個情感程式,一個使用SSR平衡療癒,一個使用經脈情緒平衡法。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我從小就對異性有種恐懼不適的感覺,所以在寒假某個契機下就直接向宇宙詢問:我的靈魂記憶裡是否有性侵經驗?答案是YES,有五個。雖然這五個平衡完以後,我對異性的感覺還是沒有完全「坦然自若」,表示還有其他課題,但這裡主要是想提做平衡的當下靈光一現的想法。

  我用了所有我會的方法來平衡這五個情感程式,包括經脈情緒平衡法、再連結以及SSR。這裡要提的想法是我在用SSR帶領治療時出現的。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