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目標*
「第一步:照顧好身體。」
「認出給予你生命的是你的靈」--《邀請你的指導靈,讓神聖團隊支持你》p.34
「我是靈,我是靈魂,我與祢們(宇宙萬物、神性)是一。」

目前日期文章:201211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去買晚餐的時候,眼神事件的情緒突然爆發了。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淨化"黑糖鮮奶":

  平常實在很懶得淨化食物,但因為是久違的飲料,所以決定淨化一下。

  先淨化四次。

  感覺好像黑糖味變重了~比較濃醇,但黑糖卻也不會膩。

  然後祈求大天使加百列給予祝福。

  嗯......其實我覺得沒變XDDD

  然後感謝作結束。

 

清理脈輪:

 

  看到天使小語說:『祈求天使淨化你的脈輪,使你的直覺與能量更強』,所以當下就直接做脈輪的清理。

  祈求天使清理的時候就覺得是彩虹光,不過後來就變成一小塊白色的布(好像會發光),在各個管子裡穿梭。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祈求天使天使的緣故,這次清理超順的,雖然還是有幾個地方會有點在意沒有一過去就乾淨,但可能是因為分心的緣故吧....XDD

  清完還是會累,不過是很難得的經驗呢~覺得比自己之前清要快很多。而且一開始覺得頂輪很大滿溢彩虹光的時候真的很奇特。

  好想以後都祈求天使幫我淨化喔~(喂)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祈請SSR時改成用站著的,然後一開始下來頭部很脹,後來應該有好一些。

 

保溫瓶:淨化八次。感覺沒甚麼不同......打開來看裡面覺得變乾淨明亮,水喝起來比較無味、純淨。

眼鏡:淨化五次,變得很亮的感覺。

鏡子:覺得變乾淨了。雖然鏡面還是有一些灰塵但變少,感覺很亮。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事件的發生很短暫,就是我本來很高興,結果突然旁邊一個人(不是原本在我旁邊的人)不知為何甩袖子,一條細長物直接甩到我臉上很痛,我反射動作喊『好痛!』然後轉頭看旁邊,看到那個人臉色很憤怒難看的樣子,好像很不爽。

  當下我忍下來,但我在這活動結束後還是一直耿耿於懷充滿憤怒。

  於是先使用轉念作業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此篇使用到經脈情緒平衡法及幻想小說創作法。

 

  事件發生得有點久了。當時在網路上看到一位SRT療癒師能感覺到身邊有很多位大天使環繞,內心有種嫉妒的不舒服感受,覺得自己比他低下。

  用轉念作業釐清一下以後,發現問題不是出在錯誤的信念(應該還是有,但不是讓我不舒服的主因)。

  以下開始是紀錄。

 

即使我頭腦知道,每個人都是同等神聖,但我仍沒有完全相信這件事。

這不是平等心的課題,而是「我無法認為自己是神聖圓滿的」,「我無法認為自己是特別的」

 

我無法認為自己是神聖圓滿的、我無法認為自己是特別的。這裡有情感程式存在。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標題這句話,真是老套到不行啊~(大笑)

  可是我現在真的是這麼想,只能用這句老梗來表達。

 

  因為友人的一篇回覆讓我開始回想最初的心情,因而發現--當時的我,真的非常樂在其中

  我指的是在創作的時候。

  今年十月底時我替一個朋友寫了篇故事當作生日禮物。這個禮物到底是怎麼成形的呢?--我回想著,發現我是在日常生活中時不時就在聯想、隨手拈來一些東西,不然就是給自己一段完全放空的時間,用一段旋律或一個畫面來「想像」會是怎麼樣的故事或感覺。

  當然我已經忘了當時到底是怎麼想出來了的啦XDDD,應該是用和當事人相關的情境吧。

  重點是,那段時間我真的非常享受。

  把作業擱在一旁、熬到凌晨一兩點才上床、甚至躺上床還無法抑制大腦不停描繪接續的情節......興奮得睡不著。

  後來寫完重看以後,我怎麼樣都覺得「不太對勁」,沒有辦法很完美、流暢地表現出我最初想要的感覺。

  可是即使如此,在創作過程中我仍舊非常快樂。

  我看著自己從六個條列式重點慢慢寫成七千字的故事,每一個環節、每一段情節......每個人物在那時該說甚麼做些甚麼、他們的心情和想法......我都細細看在眼裡,然後覺得:『哇!真是太完美了~』

  在逐漸累積的過程中,我真的很快樂並愛著這一切,一直寫到最後,我心滿意足的笑了。

 

  為什麼要說這些呢?

  

  之前有段時間,我對於做「情緒課題」一直有種矛盾的心情。我心想:「如果我『完全接納自己』,那我就不會想要去改變我現在的狀況,我完全接納自己有這些情緒、反應......我完全接納,那我為什麼會想要把它給『平衡』掉呢?」

  我當時的答案是:就是因為我無法接納,所以才要想辦法平衡掉啊!

  可是,這是不是一種自我不接納呢?做情緒課題的時候,會不會反而加深了我的自我不接納?

  我說服自己「不是」的理由是:那些並不是『真正的我』。這裡應該牽涉到了「自我架構」的問題,所以還要再思考。

  寫到這裡,我突然想通:「接納」是不會有「不舒服」的感受的,一個完全接納的人怎麼可能會感到不舒服?如果我接納自己有這些負面感受,那我甚至無法辨認出「他是負面的」!如果我對這些感覺沒有批判,那「負面」就不會存在。

  喔好吧有點無法描述,總之,我還是要做情緒課題,因為我「覺得不舒服」!XD

  回到原題好了。

  之所以寫這篇是因為偶然翻到了王絪老師的〈真正的自由〉一文,然後又因友人的回覆回想起自己創作的心情,覺得實在很妙。

  王絪老師在這篇文章裡寫道:

在生活禪的過程,最重要的一點是要放下我們對於『結果』的執著。否則在生活禪的過程,在尚未達到你所要的結果時,你對自己的態度會一直有一種『持續性的不滿』。

在禪的過程,細細地品味每一個轉換的時刻。不時回頭看看,這一系列的轉換,是多麼優美的變化,像是雨後的山嵐,日出的雄偉,或是夕陽的色彩。

禪,我們如果只聚焦於『我們所認為我們應該如何領悟』的結果,那麼所有信念轉化與將其轉化在生命中具體化的過程,就可能變成了冗長無趣的不耐煩。

 

  粗體字部分是給我強烈震撼的一段。在做情緒課題時我一直很希望自己「趕快變得不那麼沉重」、「趕快清理掉變得事事都能感到愉悅」......可是,這些想法反而造成了阻礙,讓我的意圖變得混亂。雖然我表面上想要「變得愉悅」,但我卻一直專注在「我現在還辦不到」而且還發出強烈的訊息(情緒)。這樣或許還是可以做課題吧,只不過應該會衍生出別的課題XD。

  在寫故事的途中,我一直專注在寫作的過程,每每寫完一個片段或完成一個部分,就覺得很欣喜;我細細經營每一個段落,沒去想整體合起來會怎麼樣,然後在每一個時刻都感到很有趣。

  即使最後寫完重看的時候,覺得有些慘不忍睹XD,但還是能看出段與段之間各自的美好,因為那就是我當下的狀態。

  雖然這在實際的出版作家身上不是一件好事,但就「人生」路上,倒沒甚麼不好不是嗎?

  因為,其實人生也是自己在書寫的故事啊~

  雖然現在還沒辦法像寫故事一樣非常隨興、喜悅地創造自己的人生,不過抱著這樣的想法走下去、時時提醒自己,應該多多少少可以開始學著「享受」人生吧!

 

  :)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來是坐在床舖上靜心,結果突然想要清理脈輪,所以就直接清了。因為覺得有黑黑稠稠的東西清出來在床舖上好像不太好,所以就想順便做物品淨化。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實在不習慣祈請一次之後就一直做各種不同練習,所以繼上次後又結束再做第二次。

  目的同樣也是「帶領我做這次的SSR練習」,希望這樣就可以了。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先依照貓老師的建議做了脖子的暖身,但我還是一直覺得脖子卡卡的。
  

  其實上一階那天我剛好落枕,脖子的暖身就沒有勉強去做,但現在應該是沒有落枕了,轉脖子還是卡卡的,雖然說這應該是正常情況(脖子軟軟的很怪吧?)可我就是覺得不對勁。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無意間發現自己還有很重的受害者心態,因此決定分享這篇文章。

  此篇內容完全轉載自王絪老師的宇宙說啥?超越受害者心態(Victim Mentality

  宇宙說啥?裡也有很多文章提到受害者心態,感興趣者可入內自行搜尋閱讀,不過這一篇算是最基本的理論篇。

  以下開始與原文相同。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這條身心靈的路上,我一直沒有一個可以共同努力前進的「夥伴」。

  能夠談論這方面事情的只有認識十多年的L、S,還有大學認識的湘以及H。

  L、S還有湘都是能接受但不感興趣的類型,H是一起學習禪坐而可以討論的朋友。

  只是,因為H後來很深入那個社團,我雖然問到那個師父的課對我成長有建設性,但基於私人因素一直不想去上,堅持走自己的路。(當然偶爾會談論但並不深入,而且我沒有看那位師父的書)

  所以,目前還是我自己一個人堅持做自己的課題。(一個人做課題和一些平時練習超容易怠惰的啊>"<)

 

  上星期,我偶然看到王絪老師的學生(兼朋友)在網誌分享她平衡的經驗,深感激勵。


  首先是她的平衡日記(8)

  裡面提到她一開始也只有平衡信念,用經脈情緒平衡法也是用現世的情緒平衡,漸漸地才看得到源頭因而能夠徹底平衡。

  她寫道:『作到現在,我常覺得這是個很好玩的遊戲,闖關,益智,走迷宮。走出來以後,真 是、太、愉、快、啦!萬事起頭難啊,不過這是值得的。』

  我真的超級感動的。

 

  今年暑假時我還是只能用「轉念功課」做信念的平衡,經脈情緒平衡法一直沒有功效,加上我一直覺得「必須」接駁源頭來平衡才有用,所以每次都半途而廢。因為我找不到源頭。

  但是,因為她的分享,讓我知道自己實在不用把自己逼得這麼緊。慢慢來就好。

  所以在那之後我就鼓起勇氣開始做平衡情緒的功課。

  還是很難,有時也會有點挫折想放棄,但我會堅持下去的。

  因為我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笑著說出『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情緒/反覆迴圈明顯出現的最近,我抓到了很多東西的尾巴。

  我看到了自己的不接納、恐懼愛、自我排斥,還有比較心態背後的自我價值低落。

  我也看到了發現情緒的時候我對自己強烈的批評與否定。

  我看到了,我也了解。

  雖然我還是不知道到底如何才能真正「接納」,然後還是可以「選擇改變」。(這聽來有些矛盾不是嗎?XD)

  即使不知道我還是會繼續走下去,因為這些我抗拒的情緒/事件其實是讓我能看到真實自己的鑰匙啊!

  所以我會加油。

  

 在這裡附上我覺得對我有幫助的經脈情緒平衡法實際操作分享。

 

  蔚藍海岸的平衡日記(3)

  這裡面的平衡和我自己的恐懼還蠻像的(害怕被注目),我也有過和她引發情緒的事件相似的情境。(當時還胃痛到無法進食呢XDD)

  Queena的《經脈情緒平衡法》實作分享

  這篇裡提到的情緒我也有過,雖然情境不太一樣,但王絪老師為他接駁到的情感程式及需平衡的情緒或許可以當作參考(目前我也還沒平衡完這個情緒)。

 

  真是太感謝你們了:)

 

  我得到了勇氣,即使目前獨自一人,也會繼續走下去。

 

  謝謝。

 

  NAMASTE

 

 

2012-11-24補充:

  結果因為分享〈超越受害者模式〉這篇文章所以又再讀了一次腦細胞連結網路的內容,看到讓我瞬間笑出的一段話:

另外,我們的記憶跟自我的架構經常有莫名的腦細胞連結網,常常以為需要改變就表示“自己不夠好”,或是與“丟臉”,或“被懲罰”的腦細胞連結網連結,有些狀況是與“自我的價值”或“我是對的”,甚至與“死亡的恐懼”連結。這些是比較常見的連接狀況。

  瞬間驚醒!粗體字那句不就是我自己的狀況嗎?XD

  不過我的疑問是:「想要改變是不是代表不接納自己」。

  該篇文章下面有一個網友ying-ting,yang的回覆,在此節錄:

  最後,非常有價值的一個觀念:即使是所謂的負面情緒,其實都是有功能性的。(於是,也不存在絕對的正面或負面了,不是嗎? 這一點,更是鮮少聽聞吧!?) 認知到這一點,對於自我覺察及自我接納,有莫大幫助。

  嗯,我想應該要再回去看看「自我價值」還有「自我的架構」以及「自我接納」的文章了......

  下次來整理這方面的好了!XD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食物淨化了~但祈請SSR以後還是好累頭重重的ˊˋ

 

  好不容易期中「考試」結束(往後還有報告= ="),就興奮地跑去成大好媽媽買了布丁奶茶>///<

  我好久沒喝飲料了啊尤其是茶類!!!而且我好懷念小時候喝布丁奶茶那種大口吸布丁的感覺喔~~~

  總之,基於上述理由,我就跑去買了w

  結果沒想到他的布丁是雞蛋布丁一小盒那種......

  不過其實也還好啦,反正我好久沒喝了試試看也好。基於飲料可能對身體不太好所以拿來做淨化練習。

  

  至於番薯呢是很多天前做的,是結束兩天「不做練習」之後做的第一項練習,結果一祈請SSR就累壞了所以沒做紀錄,這裡一併附上。

 

(一)布丁奶茶

  一開始祈請還是只祈請固定班底。

  淨化前喝:茶味很濃,有點甜(因為雞蛋布丁)但還可接受。

淨化1:希望能讓這杯飲料對我身體健康有建設性。

  淨化了三次,是當下腦中閃過的數字。第一次是藍綠的光,第二次是亮綠(草綠)接近黃色,第三次是鮮紫色然後藍色,很美。

  喝的感覺啊......茶味變濃吧?很好喝,很流順,甜味好像比較明顯但不膩,很輕柔(?)......我不會描述><

  應該是沒差多少吧我想XD 奶味有一些些。

淨化2:祈請大天使約菲爾(上個月抽貓的骰子小占卜有抽到「清清楚楚之美」,剛好我最近也想清理一下自己,所以就想到祂了)給予祝福。

  是淡淡的螢粉紅光~超美。

  整體感覺變淡,茶味明顯還是一樣很得我歡心......不過差異不大。

淨化3:請求耶穌給予祝福。

  藍綠和綠光。

  給予完祝福後覺得很累很想喘口氣休息一下。

  整體很柔順沒甚麼變化(內心OS:還好沒有變難喝XD)

淨化4:請求大天使加百列及拉斐爾給予祝福。
    講完瞬間腦海有個疑問:『祝福甚麼呢?』所以我想了一下說:協助我療癒、清理的能量。

   覺得能量感變強,頭頂到鼻子有重重的感覺,鼻子最明顯,腳底板瞬間也有麻麻的感受。

   光是一邊黃色一邊白色一起下來。

   然後我覺得有點累。所以就感謝作結束,可是能量感反而變更強,頭好重......感謝完固定班底以後又再感謝剛剛請求祝福的天使和耶穌......我應該有記得感謝耶穌吧?(只記得約菲爾>"<)

  說完『已經結束了』,然後感謝自己,之後很重的能量感就不見了。可是我還是好累。

  最後一次淨化的結果......欸好像還是沒甚麼變耶?我還是覺得很好喝~

  不過可能是因為很久沒喝飲料(茶類)和這麼多的液體,所以其實第一次淨化完喝,有瞬間想吐的感覺肚子不太舒服。

  可能我不適合這種500ml的飲料><

   每次祝福是不是都要說祝福甚麼啊......?

 

(二)番薯

 

  不知幾天前的了,稍微紀錄一下。

  多祈請了聖母瑪利亞,能量變強。

  我忘記有做甚麼了......應該只有淨化兩次而已,因為祈請SSR的時候已經感到疲累了。

  應該也有請讓我吃到他的生命能量、讓他對我身體有建設性之類的,不過都沒甚麼明顯變化,吃起來沒甚麼分別,就是甜甜軟軟的,很好吃QvQ

  差別應該只有熱度而已XDDDD

 

  下次換水果好了不然好像都感覺不到甚麼差別......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初次當然是聽語音檔練習。

  老實說我很不想做這個練習。任何和呼吸有關的練習都讓我很困擾,所以之前上瑜珈課還有生命呼吸法的練習也才會都沒甚麼進展。因為我的呼吸很淺,淺到靜坐時我會覺得自己沒在呼吸,但又不是入定的感覺,只是因為呼吸需要費力去做所以不想做而已。

  總之,這次練習也和之前任何有關呼吸的練習一樣,有點在勉強自己,而且因為呼吸實在太短了,要想像她抵達天聽或地心都很困難,我也無法想像到光、更別提自己發光。

  唯一有感覺的應該是身體麻麻的吧?有點僵硬像被定住一樣不好動,尤其是鼻子、嘴巴牙齒和脖頸部分,總覺得硬硬卡卡的,然後因為我是坐在椅子上手攤開向下放膝蓋,所以後面有覺得手熱熱麻麻的,腳底板也是,但沒有很強烈。

  還有身體自己會往前這一點我猜是因為能量在跑的關係,因為以前靜坐沒坐穩的時候也會這樣。我中途一直很想把頭低下,但好像要頂在上面所以就又抬起來。

  好像沒有了吧。

  喔還有一點,在做完之後一直到寫完這篇,我還是覺得頭和臉都有些麻麻暈暈的......不太舒服,好像想休息吧。

  

  呼吸應該是最大的問題吧,因為中途一直沒有很舒服放鬆(要勉強自己深呼吸),希望下次自己練習時可以慢慢調整......雖然應該沒那麼簡單,之前宜靜老師也說我是情緒卡住了,要先從這方面著手改善。

  不過我真的蠻常壓抑自己的情緒和感覺,所以做練習才會這麼難......算了其實我自己也是在找藉口不去做而已。

 

  最近越來越常察覺到情緒了,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老實說,因為前幾天光是祈請SSR就讓我累得想直接睡著,所以我一直不太敢再用SSR,尤其現在還在期中考周。

  不過因為從骨盆到腳底板,尤其是右腳,痛到我稍微動一下都會哇哇叫,昨天做暖身也沒甚麼改善,所以決定先用手位自療一下。

  一開始很順的先把手放在臉部和額頭,結果就暈眩想睡,所以趕快放下換位置,在骨盆、膝蓋、小腿脛骨、腳踝等地方都做了一下,因為兩腳想做的地方不同所以沒有一定。

  做完瞬間是覺得舒服一點,不過膝蓋大概真的累積很多壓力,做完以後還是想在膝蓋多放久一點......

  

  話說,因為現在很容易累,我又怕自己在開著SSR的時候睡著,所以都不敢放太久,也不知道有沒有到五分鐘......

  唔,看哪一天體力比較好做久一點好了......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開始寫這篇的時候,我剛好做完今天在鏡子前對自己說『不管你___或不___,我都愛你』的練習。

   然後突然想起,原本的我曾經非常喜歡自己。

 

  看著鏡中的自己,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自己的眼睛。

  鏡中自己的眼睛看來是那麼的靈動有神,就像直接看到靈魂一般清澈。每次在鏡子前近看的時候,我總是忍不住覺得:『這個人怎麼那麼美麗啊!』根本和平常我對自己的認知完全不同,也和我平常對自己外表的評價相反。我會訝異地想:『原來我是長這個樣子啊!』然後驚訝於自己對自己外表的陌生。

  這也是為什麼,在我剛察覺到「眼神事件」的時候,會那樣抗拒和不願相信,因為長期以來在鏡中看到的自己的面貌,居然在他人眼中完全不同!

  偶爾開始能在鏡中看見自己「別人眼中的樣子」之後,甚至可能在更早以前、從照片裡看到自己的表情以後,我就開始非常厭惡自己,不只是眼睛,而是全部。

  說不定我的眼睛及全身上下都感到疑惑:『為什麼你不愛我了呢?』

  我也想問:『為什麼我不再喜歡自己了呢?』

  突然旁邊或附近的人突然傳來很大聲的聲音(咳嗽或放東西或關車門或罵髒話)、經過眼前的人們總會剛好發出尖笑或咳嗽、面前的人們露出困惑或嫌惡的眼神、想把東西賣出去或宣傳的人們看到我總會綻開笑顏朝我走來......凡此種種,我總下意識地聯想到自己那個惹人厭的外表。

  漸漸的我已不再有那麼強烈的反彈或敵意,只是發現時會有點感覺或「意識」,我曾以為自己已經走出來了。

  殊不知那只是將巨大的憤怒及悲傷壓抑在心裡更深處而已。

 

  這兩天,我不做課題、不問宇宙問題、也不做任何平常要求自己做的練習,上課吃飯工作讀書睡覺,輕鬆平凡得好像回到了從前一樣。還沒接觸身心靈訊息前的那些日子。

  但是,以前的憤世嫉俗等等的已經不再。我還是多少有改變的吧。

 

  好想一直這樣下去,單純地甚麼都不做.......即使發現自己的問題,也是放到一邊先交給上天。呵。

 

  今天的最後一句是:不論你在哭泣或是歡笑,我都愛你。

  

  希望明天會出太陽:)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因為知道這項作業時,這一天已經快結束了,所以就改成明後兩天。

  但基於昨天剛接受SSR帶領的治療,也想觀察一下差別,所以稍微紀錄一下今天的事情。

 

  首先,因為雇主(系上教授)覺得我的工作很用心所以決定給我加薪,讓我覺得很欣喜,同時也感受到這個工作對我的價值,因為它主要是「從無到有」的創作性質,而且會逼迫我自己去學一些以前沒碰的東西,雖然都只是皮毛,但也算有學習,因此我覺得這份工作很值得,充滿了感謝與狂喜。

  然後因為還不知道這項作業所以做了一些自己的情緒課題,接駁吸引子模式時感到很有趣又有些懊惱和掙扎猶豫。

  接著就是一直弄工作的事情。

  一開始驚訝發現用原本的HTML語法就可以把影片放上去,一面覺得自己看原始檔的耐心和功力稍微增加了而有些欣喜,一面對於能順利完成這份工作有了信心。

  結果發現有一個是完全不同的檔案形式,非常麻煩。本來想用最好的方式呈現(完整+穩定+本來的空間)因此用「補救」的方式不停嘗試,很累很痛苦,最後放棄,打算直接去拿原始檔案然後上傳到其他空間試試看。

  這時半天已經過去了。

  和同學吃飯聊天很開心,點了一份幾乎是平常兩倍費用的餐點,因為壓力大吃不了太多所以減少飯量,卻還是吃得很撐。雖然不擅長面對面談天,但心情仍處在「一定沒問題的」的亢奮與信心狀態,所以又放鬆地去同學家聽了一下音樂紓壓並借用了要裝檔案的東西。

  快兩點直接去教發中心。迎面遇上大二時的室友,很久不見了,雖然沒有和另外一位那樣熟但還是開心聊了一下,有一點距離但卻非常喜悅。

  到了教發中心以後,沒有以往想像中前往陌生地區(未曾去過的地方)會有的不適和緊張、恐懼等,人們都很和善讓我很安心,負責的小姐人也很好和我聊了一下。

  之後趕去赴和台文助教的約(收票錢),途經榕園有人在拍照,停下來等待,另一旁兩人看到我一直停下來不知所措,很好心地跟我說現在可以過,然後和要拍照的人笑鬧......整個情景非常和諧、寧靜、幸福。

  我的內心也是如此寧靜喜悅。

  提早到了,因為地景而聯想起大一的自己和當時在這裏修課的老師和發生過的事,感到有趣又有種寧靜的幸福。

  然後走到榕園的大草皮上,感受到單單只靠近大自然就能感受到的生命力、喜悅,還有祥和。(我實在無法描述)

  看著枝枒、看著樹幹、看著天、看著附近一整排的校舍,看著躺在草地上、坐在椅子上、站在榕樹下的人們......覺得好美。雖然我最後還是沒有去接觸他們。

  

  時間到了去找助教,昨天溝通不良的情況下今天卻很和樂,只有因為下課人潮稍微引起的不適,其餘一切都很好,靜靜聽著助教和其他同學聊天,覺得自己和在旁邊談話的人很近很近。(不是物質身體的那種近)

  接著回來,開始處理工作的事,摸索一番,有了一些處理方式,開始一一嘗試和查詢,等待期間有休息一下,然後做了早上的情緒平衡。

  到了傍晚仍是在弄工作,然後也是等待中做平衡和休息,平衡做了三個以後累壞了,決定停止。

  

  今天仍有感覺到以往的眼神事件,但回想起來似乎減少許多,我的不適感也不太明顯,就只是「察覺」。

  工作的東西還是弄不好。不停的嘗試也持續面對挫敗。

  然後收到老師的回信。得知了自己沒注意到的缺失,信中的語氣也讓我感到有些心寒(覺得老師對我失望之類的)。

  但今天一整天都在弄工作的我非常疲累,有種冤枉的感覺、也有種憤怒,覺得自己被誤解了、整天的繁忙付出都化為烏有。

  洗澡的時候持續想著這件事,可能有課題但不能做(當時才知道作業),想著老師可能也很疲累繁忙,我之前確有不周之處......

  然後有個聲音問自己:『你為什麼需(想)要老師的認可、讚美?』

  事實上,老師的提醒(我沒注意到的缺失)也讓我肯定了接下來的路途,早些時候因為還想用不同方法彌補所以一直嘗試很多方式然後挫敗,但接著要做的事就確定了,能不能成功......應該是一定會成功的吧。

  

  唯一有些小自責的是自己沒有履行之前要自己早點休息的諾言。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因為之前被敲頭,直覺一定有個抗拒/恐懼存在,我後來覺得可能是因為大愛之源是和愛有關的所有能量,所以可能是對愛的恐懼。

  總之,既然SSR都說可以用帶領的方式了,所以就直接做SSR帶領。

 

  這次祈請多請了耶穌,因為當初上課的經驗......orz 

  總之就是冒著「必須面對畏懼」的心情祈請了,而且今天好像有看到天使數字3。(也可能沒有XD)

  增加了耶穌有覺得能量好像比較強一些,在右腦、右前方這邊。

  

  我的問題好像是:「請SSR帶領我去看見,之前祈請感覺到敲頭時,祢們想要提醒我的問題」。  

 

  一開始完全沒感覺。

  後來好像有看到一個小男孩在沙灘上玩,突然轉頭看到大海浪撲了過來把他捲走......

  然後咧?沒有了(挫折)

  因為貓叫我不要用腦袋想所以我就不管它直接放空。

  一瞬間有想要去延續剛剛的畫面,但又沒甚麼感覺(小男孩在海中感覺好平靜耶),所以作罷。

  

  然後我有點忘記了。只覺得看到大愛或耶穌,會覺得好像出現猛獸要把我吃掉、或是張嘴露出獠牙之類的......總之就是恐懼。

  好吧我也知道是恐懼,覺得好像沒有辦法看到更多了,所以就請SSR幫我治療這個情況。

  

  一開始手往上攤開放腿上,感覺有能量出現在全身。

  站在偏右方的耶穌(呃也可能只是我自己的想像)把手放在我頭上(其實還是有一點點恐怖畫面,但很快就消去了),有一股能量下來,另外一邊也有兩股能量(光)下來的樣子。

  然後從心口取出一朵深藍帶黑的玫瑰花(有刺的花,不確定是玫瑰) ,往上散開融入彩虹的光裡。背後則是......取出綠色的嗎?不記得了。(這裡可能有自己的意志存在,因為覺得心口處是前心輪,後面應該也有吧?)

  總之我從頭到尾就是覺得心臟那邊很痛,還有肚子好餓(喂)。

  呃......中途有覺得很難過,因為自己感覺不到祂們的愛,所以很想哭,然後跟祂們說『請幫助我』。

  後來冒出一個想法:『你願意接受療癒嗎?』『你願意接受我們嗎?』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念頭。

  最後因為心臟處實在很痛(也不算痛,就是很有感覺),所以就用雙手蓋在那邊像作自療那樣。之後也有蓋肺的樣子,左右兩邊都有。

  沒多久覺得胸腔很悶,所以開始做呼吸,大口呼吸大口吐出,不算快也不算慢。做個兩次而已的樣子。

  好像覺得有彩虹的光(不過主要是溫暖的紅、黃色系),吸進吐出。吐出去的不要了,吸進那溫暖的彩虹光(這是當時的想像,但不知道是否真是如此)。

  然後就休息了,感謝作結束。

 

  結束的時候覺得很清醒,然後左腦後方一直覺得有點重重的,但整體不會累。(倒是現在打完很累......)

  然後心口還是有感覺但比較沒那麼強烈。

  

  其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做完耶,因為就一直有些茫茫然的......

  唔沒關係吧,反正我現在也沒力氣了。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OK,因為之前有被敲頭的經驗實在有些怕怕的,所以其實是抱著「再試試看吧」的心情來祈請SSR的。

  要說目的時實在想不到有甚麼,就選了大愛灌頂XD。

  

  呃,這次祈請就都沒有被敲頭的感覺了。

  倒是我因為自己很怕被敲頭,所以一直莫名的想像有東西會敲/落下來,可是定神去感覺的時候,就會發現其實沒有(也在想會不會是SSR的感覺變輕了所以感覺不到?)

 

  大愛灌頂的感覺仍然是水柱,這次比較沒感覺,好像是兩種(很淡的)顏色吧?而且是強烈、很直的水柱。只有一下下,我馬上就覺得好像沒有了,想要控制繼續延長的時候(好像有在覺得停了的時候再想像一會兒,但就變成光霧濛濛的),就覺得......好像也沒必要?可是又覺得這麼快就結束有點奇怪,所以就模擬身體靈應法,先跟SSR說好方向,然後問祂可不可以問之前被敲頭的事情。

  『可不可以問』的答案是YES,『是不是我的幻想』是NO,『可不可以請SSR帶領我去看見祢們想提醒我的事情』是YES,『可以現在直接問嗎』NO。

  所以感謝作結束,然後休息一會兒打算晚點再祈請一次。

 

  唔......其實我沒有太多的感覺。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呼,終於找到時間做全套自療了。

  話說我因為前兩天一直被敲頭,所以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做SSR......

  總之,今天還是沒有另外祈請別的(神)靈。不過這次固定班底沒有敲我頭了,倒是在前面跟母神和父神那裏說話時,有種瞬間害怕有東西打下來的感覺......唉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QQ

  因為我不相信SSR嗎?(我對祂有懷疑嗎?)

  算了以後再想好了。

 

  一開始做手位就超想睡的,但我還是勉強自己保持意識清醒不要直接躺在床上睡著了XD

  然後到太陽神經叢以後,全身就開始偶爾發熱,手的感覺也比較麻,感覺能量比較多......之前一直是溫和的,幾乎沒甚麼特別感受。

  做膝蓋好舒服啊~是說我之所以想做就是因為膝蓋XD最近一直覺得他很辛苦><

  

  整體來說,除了很想睡以外好像沒有其他感覺XD

  不過SSR的感覺變得比較輕了,幾乎感覺不到,之前會覺得整個麻麻重重的,這次倒是有種輕柔到讓我以為沒祈請到的感覺><

  但應該是有啦~因為做手位時手會熱熱的。

 

  啊對了,做到肺的時候,喉嚨有痰想出來,當時先忍著(因為在床上不太方便吐),到了心的時候就忍不住大咳了......

  所以中途有停頓一段時間,不過應該沒甚麼關係吧?後來繼續做還是有感覺(甚至是比較有感覺XD)

 

  嗯,然後其實我在想,不一定每次都要做全套吧?雖然貓是說一周一次全套,但那應該只是因為全套要很久(這次大概做了一個小時,不確定)所以才這樣訂,但如果平時有瑣碎的時間,應該還是可以針對一些部位做手位吧?

  話說回來,手的部分都沒做到手位呢~(因為是「手」的關係嗎?XD)

  下次自己擅自做手肘和手臂好了,因為我的左手肘那邊已經被我粗魯地撞到兩次了QQ

  如果下次覺得有感覺就去做看看吧~XD (其實這次也擅自做了小腿,不過沒有很久)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先來說說為什麼想替寢室做大愛淨化。

  昨天早餐吃的是學校早餐部賣的燻雞三明治。當時挑選的時候問過有建設性才買的,結果吃完以後去上課,整個變得非常疲累想睡。

  後來我問宇宙是不是因為前天晚上的便當(我在飯裡看到蟲),但不是,所以又問早餐,答案是YES。

  我很疑惑地問『買的時候不是有建設性嗎?』宇宙的回答是「買了以後才變得沒有建設性」。

 

  本來還很訝異想說我的建設性與否變得太快了吧,結果馬上想到是環境問題,一問之下果然是這樣。

  我猜測是因為我拿回寢室吃,我常常是開著電腦、寢室又有一段時間沒整理了,很可能是因為這樣使食物的能量改變。

  不過我也沒有確認就是了,只覺得應該要替寢室做個淨化。

  但因為寢室很小又有室友的東西,我不敢燒海鹽,於是就用大愛淨化。

 

  祈請的時候還是覺得頭被點了幾下,應該是在提醒我使用SSR方面的事情,但我還是不太了解。找個時間靜坐想一下好了。

2012-11-11補充:

   「固定班底」的意思,好像是要我在每次使用SSR時,另外祈請和我所要進行的治療......等有關的神靈,前來協助我。

  不過這對我來說好像有點困難,畢竟我根本不清楚啊@@ 再想看看好了~

 

 

  先用大愛灌自己,是淺金色帶有水花的瀑布,這次感覺水比較多了,然後好像是清涼的水。

  灌完看一下四周,其實我的感受是還好,但覺得好像有細小的東西存在,所以還是請大愛灌注整個寢室。

  想像的時候看到的是天藍色的水,慢慢把房間填滿,不過我還不太諳熟,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做好,總之沒多久身體就自動往前傾,我覺得或許是該停止了,然後就結束SSR。

 

  淨化完之後覺得寢室變涼了,亮度不太清楚,但有種輕鬆流通的感覺。

 

  唔,真想用海鹽燒看看啊~

 

  回宜蘭一定要自己用海鹽燒看看感覺有甚麼不同XD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