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目標*
「第一步:照顧好身體。」
「認出給予你生命的是你的靈」--《邀請你的指導靈,讓神聖團隊支持你》p.34
「我是靈,我是靈魂,我與祢們(宇宙萬物、神性)是一。」

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十多年來,我已經受夠了。」

  在我為了釐清這件事對我的影響、而開始回想這一切時,我心裡冒出的就是這一句話。

  等平衡了以後,或許我就能真正以全新的觀點來看待這一切。

 

  所謂的「眼神事件」,是我在國小五年級左右時,從導師那裏聽來的,她說我「表情呆滯、看起來像壞學生,但實際上有在聽課」。

  那之後很多經驗都應證了這句話,也很多次讓我想輕生。但也因為這件事,讓我最後走上身心靈這條路。

  能不能以感激收尾,就看我自己了。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早上,因為一些原因,我覺得要開始處理那十多年來的「眼神事件」,於是在上課前寫了一下可能的情緒。

  後來,也不清楚到底是發生哪些事情了(因為都在上課中,我大概是神遊了XD),總之,覺得很「無所謂」。

  那時候有種想法--一切都無所謂了。

  那種感覺就像是心死。

  然後我就想起前幾天看的一部漫畫,漫畫裡有個角色,因為自己喜歡的女人被夥伴殺了(兩個都是曾經的夥伴),他想要創造一個幻夢的世界、在那裏與那女人在一起。

  裡面他曾說過一句話,那句話就是「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這就是以前的我會說的話。在每個足以讓我想輕生的當下,我常說出這句話。

  結果,沒想到今天又出現了,證明這個因子並未清理。

  

  我覺得自己在心死的時候,並不會想毀滅他人的生活、或是要做甚麼改變,因為只剩下縱身一躍的力氣,倚靠著地心引力死去。

  想到這裡,我內心突然出現狂怒的悲鳴:我已經不想活下去了啊!!!為什麼不讓我死去!為什麼要讓我活下去!!!

  因為,好幾次,在我想死的時候,我都說服著自己活下去,有時候甚至根本是逞強,像是訂立「把買的書(多為心靈書)看完再死」、或是「世界末日那天到了以後再死」之類的......反正,我總是活下來了。

  然後因為我很痛苦,就看了王絪老師在Sunny說 -- 意識地圖 - 心靈能量(Map of Consciousness - Power Vs Force)這篇文章裡分享的「修正版意識地圖」,我附在下面:


  意識地圖   (點圖可回到相簿看原始大圖,或至王絪老師的意識地圖下載頁面)

  接著找到了我當時情緒的位階,看了以後真是相當訝異,因為非常準確:「50-譴責的-無望的-毫無生氣-絕望-放棄」。

  當下根本是被「嚇醒」了,我也不知道,反正稍微冷靜一些,但我實際上還沒讀《心靈能量》這本書,只知道要想辦法讓自己回到200,也就是「允許的-可行的-勇氣-肯定-賦能」。

  我當時看到時,心裡埋怨了一下:我就是因為一直讓自己壓抑、相信會得救,所以才會這麼悲傷吧?

  寫到這裡,我問了一下宇宙『真是如此嗎?』答案是NO,於是我知道了:

  我之所以有這麼強烈的反應,是因為即使我想要改變、也找到可以改變的方法與機會,但我卻一直拖延著沒去行動

  所以大概和壓抑的效果差不多,因為這十多年來,這件事並沒有完全停止。

  然後因為很依賴天使小語,所以又連去塔羅貓的網站,看天使給我的建議,結果看到了這個:

  thank everything to help healing yourself  感恩每一件你身邊的事,你可以發現祝福得到療癒


  我還是斷斷續續的在哭,那當下根本想不到甚麼值得感謝,這裡記錄當時想出來的:


感謝我的鞋襪,保護/保暖我的腳,讓他不至於受傷

感謝我的電腦,讓我能做很多事

感謝網路 讓我不用出去也能得到很多資訊

感謝我的眼鏡,讓視力不太好的我能看清楚遠方

感謝我的傘 讓我遇到雨的時候不被淋濕

感謝我的衣褲、帽子及外套 保護我的皮膚和身體、讓我不致風寒

感謝宿舍附近滿滿的樹木、草皮、花鳥動物們,你們總是讓我看到美妙的生命及大自然的療癒力

感謝我所住的宿舍及寢室,讓我得免受風吹雨淋 還能保暖

感謝我的母親 養育我陪伴我 供給我所需的一切

感謝我身旁的友人 謝謝妳們表現出的關心 讓我知道自己還活著

感謝我的錶和手機、相機,讓我可以順利趕課、考試時不致過度慌忙,看到喜歡想記下來的事物也可隨時用影像記錄

感謝我的包包和紙袋,讓我方便攜帶上課所需的一切

感謝我的腳踏車,總是完全承受我的粗魯和不安全駕駛,但仍順利載我到我想前往的地方

感謝我的鉛筆盒、筆和筆記本,讓我能隨時記下所有思緒

感謝我書櫃上所有身心靈相關的書籍,感謝你們在我需要的時候提供一盞明燈

感謝我這具身體 美好的身體,感謝你們讓我能感受情緒,感謝你們讓我能體驗人世、感謝你們無怨無悔地支持著我、承受我所有苦痛帶來的負面作用
謝謝你們
對不起 請原諒我 謝謝妳 我愛你



  然後,我剛剛問了一下宇宙『這個情緒是需要平衡的嗎?』答案是令我訝異的NO。
  所以我再問:『這個情緒是有功用存在的嗎?』YES。

我想,這個「絕望」的情緒,確實是存在意義的,他讓我能完成我的課題,讓我能透過每一次「絕望」來更確認「源頭」,因為對我來說,要馬上知道問題在哪確實很困難,這件事已經發生太久太久,幾乎快成為慣性了......

  總之,寫到這兒,就多加一條吧:

感謝這個「絕望」的情緒、還有能體會這情緒的物質身體,

感謝你們,讓我有機會做課題。


謝謝。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晚上快六點的時候,覺得實在不想吃東西,但又有種飢餓的感覺(腹部有地方在動),所以衡量一下可能可以買的晚餐、想像自己吃進去的感覺,突然覺得很想吐!所以我就放棄了,轉而去OK覓食。

  去了以後就買了一瓶麥芽牛奶和一個花生麵包,都問過有建設性以後,回去開始喝牛奶,但還是不想吃固體的東西,我也就順應著身體感受只喝液體。

  一段時間後,發現只喝牛奶的胃有種想吐的感覺,身體又好像有些搖晃(坐著,一開始以為是地震,但不是),直覺今天要好好休息,得留在家裡(原本預計七點到九點要去聽一場演講),因此就放下緊繃的心情,先趴著睡大概三十分鐘。

  然後我就想起今天一整天我怎麼對待自己的身體。

  其實昨天晚上我睡得不好,最後大概快兩點才正式要睡覺(十二點左右就上床,但睡不著),然後一兩點的時候有感到身體很飢餓,但我又很累想休息,於是就跟她說『對不起、忍到明天好嗎?幾個小時就好了。』但還是很餓、身體很不舒服,也就更難入睡。

  但我今早卻六點多就自然醒了,還是有些疲倦,但就決定讓自己靜坐一下,問過集中海底輪沒建設性,就改成做觀察者模式。

  對身體沒甚麼感受、意識擴展嘛...好像也沒有,也就這樣了。

  今天的課要從十點上到下午一點,但我因為太匆忙(自己怕遲到緊張)所以沒有先買東西,結果到那裏才發現十點多的胃已經開始餓了,於是又忍了兩堂課,之後就不餓了。

  因為餓了很久,我中午就特地點了主菜(平常偶爾吃而已,但量也不多),然後慢慢吃著肉、飯和菜,吃到快兩點,發現自己居然不想吃了,就放著,然後很累,就跑去睡。

  醒來已經是四點了,飯盒還有一半的飯和肉,我覺得很抱歉,但問過對身體沒建設性,所以就拿去倒了,心裡想著:『請歸大地吧!』、『回歸宇宙』之類的,倒也沒甚麼沉重的罪惡感。(以前因為媽媽都說要「惜福」,所以會強迫自己把飯菜都吃乾淨。)

  為什麼要說這些呢?

  因為,我發現自己真的都沒有好好注意自己身體的訊息、顧及它們的感受,總是要它們「忍、忍、忍」!

  也難怪我的胃和腹部會那麼不舒服了,因為他今天(包括凌晨時段)就一直不停的忍忍忍,忍到極限了。而我明明說過要好好開始照顧它們卻還是這樣,因此,我原本的意願和相反的做法使它們決定發出訊息,所以晚餐時間才會這麼不舒服。

  於是那時趴在桌上,我就很小心地把注意力集中到身體各個部位,慢慢開始跟它們(全身上下所有細胞、器官的靈)說:「對不起,我都沒有顧及你們的感受、好好照顧你們,請原諒我。謝謝你們一直以來這麼努力地支持著我、並藉由病痛來提醒我,謝謝妳們無條件的愛,我愛你們。」

  也忘了到底說了那些或說了幾次,總之就是「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妳、我愛你」的四句箴言,然後慢慢感到身體有些熱能和顫動,我就忍不住覺得很想哭,但是很感激的那種,於是身體的不適慢慢轉好了,我深深覺得自己應該要徹底、真正的與自己的身體和解並同步。

  於是,休息一會兒就開始做身體與意識連結的練習,做到上半身軀體的部分,只有骨骼和器官,肌肉之類的還沒有。

  其實我還是沒辦法完全「感受」到我的身體各個部位,感覺都只是在想像、視覺化而已,並沒有真正感受到。但是,我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有察覺我的努力,因此有從腳底湧上來的麻熱感,還有當我把手放到正在想像的器官(生殖器、肝、胃、心臟)的時候,會有種能量的感受。

  我想,雖然我還無法完全做到這個練習的精髓,但慢慢努力、堅持下去,應該沒關係吧?

  在想像生殖器的時候有向他道歉,因為我對性的批判很深,所以雖然知道每個器官都很神聖很美好,但對這部分的器官一直都沒有認真看待,所以我也稍微放了一些心思和他說話,在和全身說感謝的時候就覺得身體麻麻的有電流流過,讓我覺得是他們的回應。

  真的好感謝這個身體。雖然我還有很多對物質體(包括自己的外表和一些不完美的部分)的批判,但真的覺得有這具身體才能讓我擁有這麼多體驗,所以雖然可能還是有批判,但還是有感謝與愛。

  記得之前看到王絪老師一篇文章裡,寫到我們這具身體很珍貴之類的(目前找不到是哪篇),當下就覺得很感動也很認同,然後哭得唏哩嘩啦XDD

  唉,真是太感謝他們了(我的身體、所有器官與構成細胞的靈與存有)。

  真是一個美好的禮物,美好的身體呢:)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篇是使用王絪老師的經脈情緒平衡法來作情緒平衡。

  我本來是想要來做「分離感」的平衡的,但那個情感程式不太完全,要處理有些麻煩(目前還不知道怎麼定陳述句),所以苦惱一陣子以後,突然想到老師最新的文章裡網友的使用經驗分享,是先用當前的事件做平衡的,我就想說拿最近的某個很類似分離感的事件試試看。

 

  這是上次我去跳爵士舞,然後老師語帶玩笑(因為老師是說『有個同學很可愛』,再加上她平時的個性,我知道她無惡意)地指出我動作跳反、眾人目光突然聚集在我身上、然後哄堂大笑。

  我當時因為感到很意外(沒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是相反的),所以很訝異,也笑不出來。

  後來我發現當天悲傷的原因,是因為感到「孤獨一人」。當時沒有人陪我去跳舞,我和舞蹈社裡的其他人都不熟,當眾被笑的時候,覺得非常孤獨,接著就是悲傷。

  於是使用陳述句:『雖然在人群中(被笑時)讓我感到孤獨,但我完全的尊重、接納、和愛我自己。』

  本來有把「被笑時」放在陳述句裡,但我做到大概第四還第幾個動作時,突然覺得這幾個字很礙事(多餘),所以最後兩次就沒再說這幾個字,直接變成「在人群中感到孤獨」。

 

  平衡途中沒甚麼情緒波動(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很容易壓抑情緒,尤其我平衡前去回想這場景,也沒有強烈的情緒),

只覺得上半身、尤其是後腦,有明顯的熱流(能量)的感覺。

  對了,做這平衡時,因為室友在旁邊,我是使用在心裡默唸的方式。之前曾問過宇宙說這樣是否有建設性,答案是YES,我想應該沒有影響。


  做完再去回想舞蹈社那時的情景,我發現自己被笑以後,看了看眾人、再看向老師,然後就摸著頭苦笑了起來,當下老師的笑臉讓我覺得非常溫馨。

  真是神奇啊!

  不過我事後再問宇宙說「這個事件和我的分離感有關嗎?」宇宙說NO,讓我很是疑惑。

  總之,無論如何,因為這不是來源(情感程式)的平衡,以後說不定(如果有吸引子模式的話應該是一定)還會再出現類似的情緒,到那時再處理好了。

 

  這次嘗試有點是在測試自己使用經脈情緒平衡法,因為我自9/7那次平衡「分離感」失敗以後,就一直有種「經脈情緒平衡法對我沒有建設性」的印象,好像當時有問過宇宙、得到這樣的結果,但今天問,宇宙又說平衡分離感、使用經脈情緒平衡法是有建設性的。

  總之,一切都會慢慢明朗的吧:)

文章標籤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上周感冒後,我就沒再去跳舞過。今天做這個審視,是為了處理我自己一直在懊惱要不要繼續留在舞蹈社的問題。

會從頭開始說起。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篇主要在講感冒期間的身體靈應法和靜坐經驗。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看到〈守歲〉的票,成大學生依學生證可享五折優惠,頓時後悔得不得了。因為我其實比較想看〈守歲〉。

我超後悔自己在10/11衝動買了明天〈孫子笑一笑〉的票,即使我問過宇宙說沒建設性、我還是因為自己害怕會搶不到好座位而這麼衝動。(尤其我是為了期末作業而這麼做的)

原來宇宙的意思是這樣。

 

我相信的是甚麼,使我有這種感受?

 

如果我當時有聽從宇宙的建議的話,今天就不用多花一倍的錢、還要去看自己其實不想看的戲了。

這是一種後悔的情緒。

我覺得,自己潛意識的不安和衝動、激進是不好的,要是沒有這些該有多好?

還有,自己明明不怎麼想去看,卻因為一堆理由(好像是因為怕11/2晚上看戲會累、影響11/3.4上SSR一階課程),而且,〈守歲〉的位置好像也比較好……:(

我為什麼就是不遵從自己的心呢?

 

這是真的嗎?

這些潛意識裡的不安與潛意識信念,真的是不好的嗎?

我知道不是,它們是前來幫助我看到真正自我的。唯有我發現這些信念、進行處理和平衡,這樣我的靈性成長才能更進一步。(雖然,即使沒有,我們的本質還是一樣的神聖與圓滿、一樣深深被愛著)

這些不符合宇宙觀的信念並非不好的,甚至有時候在人世生活中,會是一個提醒我仔細考慮周詳的”適當的恐懼”,但是我必須學會如何善用它們、而不是被它們牽著鼻子走。

 

那麼,這些不過就是我必須面對的課題,又有甚麼好後悔的呢?

這個”後悔”的情緒,應該是來自於「金錢」吧?

如果我早聽從宇宙的話,就不會多花冤枉錢也可以去看自己比較想看的戲了。

但是,這是能量的流動代幣不是嗎?

在這事件中,我真的只獲得那場戲的價值嗎?

我不是藉此看到了我自己要處理且亟需被處理的課題嗎?

尤其在金錢這件事情上,我還是有「匱乏的信念」,這部分一直沒有處理。或許該說,因為我一直以來只想著要給母親賺獎學金、自己不需要任何金錢需求,所以才一直視而不見把它壓得很深?

 

2012-10-20看完〈孫仔笑一笑〉以後,有不同想法:

14:15左右,準備騎車去成功廳時,有一隻蝴蝶飛來繞著我轉一圈。

蝴蝶一直以來都被我視為天使的象徵,所以當下就覺得天使在告訴我:『不要緊的』。

因為在那以前我還一直在意那個票價和可能聽不懂的台語音樂劇。

結果實際去看以後,我真的很感動。

當然,台語有些地方是聽不太懂XD,可是大部分都聽得懂,而且無論是劇情、舞台、燈光、音樂及演員、道具場佈等,還有最令我驚奇的--演員實際與觀眾互動!

都讓人覺得很有趣!!!

所以,我完全不覺得後悔了,反而覺得很值得。然後覺得很開心:還好自己決定一來看這場戲。

即使我因為要寫作業所以得一直抄一些筆記,但整場欣賞下來還是很感動~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大概是因為......一直以來的我看到別人努力完成的一部作品就會很感動並替它們感到開心吧?

呵呵,不過,金錢課題還是要做唷:)


'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標題這句話,即使我早已聽聞多次,但卻是在今天才親身體會。

  初接觸宜靜老師的生命呼吸法時,看到那句『愛自己是,不管在任何情況之下,都不批判與責備自己和他人』總是有些困惑:不批判與責備自己也就算了,為什麼包括「他人」?我們批判他人和愛自己有甚麼關係?

  後來經過一段時間,我才了解到,原來我們對他人言行的解讀,其實只是自身經驗與價值觀的反映,於是,這就可以解釋為甚麼「不批評與責備自己和他人」才是真正的「愛自己」。但是,了解這些觀念時,我還侷限在大腦對知識的理解。

 

  今天早上,去早餐店買早餐,我跟著前面的客人排隊等候點餐。沒想到就在我前面那位的餐點快用好了的時候,突然從旁邊竄來一個人,直接搶在我前面那個人之前說了要甚麼甚麼,老闆娘馬上應聲,在我前面那個人弄好之後就開始幫那個中途闖進來(他甚至沒有排隊)的人弄他的餐點。

  這也就罷了,因為老闆娘看起來很忙碌,我就打算等她弄好再點餐,結果沒想到在快用好時,排我後面的人出聲:「老闆娘,我要一份A餐......」

  老闆娘聽了馬上應聲:「好,等一下!」

  我剛好就站在老闆娘面前,看到這場面馬上就打斷:「等一下,我要一份蔥油餅加蛋外帶。」

  其實我內心已經很不爽了,但在那公共場合也不好說甚麼、只轉頭撇了在我後頭搶聲點餐了人一眼,他若無其事地直接走到我前面(領餐點區)拿走老闆娘幫她弄好的餐點。

  之後又等了很久,但因為我的是現做,比較久是正常的。回來以後,我發現自己仍有不舒服的情緒,所以問一下是否有需要平衡的情緒?NO,但還是很憤怒,所以決定用「一念之轉」。以下是我當時的紀錄:

 

我相信的是甚麼,使我有這種感受?

我覺得他們這樣的行為(無視我們照規矩排隊的人順位在先)侵害了我的原則,是不尊重我。

但是,他人對我的不尊重,和我又有甚麼關係呢?

他人的不尊重,會對我自身造成損害嗎?會使我的價值減損嗎?不會啊!

那麼,我又為甚麼會感到憤怒呢?

啊……對了。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我們對他人的批判,其實就是對自己內在的批判。

我不允許自己有這樣的行為,因此批判他人這樣的行為。

這件事也提醒了我,當我對他人有所批判的時候,其實就是我內在仍一直在批判自己,沒有完全接納自己。

 

我想起宜靜老師在《愛與性的奇蹟課程》p.123提到的:

『我內心還是有這麼多的批評,其實,這些都是我內在的投射,原來我一直還沒有完全原諒自己,我一直還對自己這個苛刻,這麼嚴厲,這麼不留情,我對自己沒有慈悲,沒有寬恕。』

 

   其實在途中,我有想到王絪老師在〈順勢與神性〉一文裡提到:『例如,當別人侵犯你的界限的時候,有時候你的憤怒告訴你,你應該捍衛你的界限。有時候憤怒告訴你,你過度執著你的界限。我們必須內省覺察,與自我以及神性對話,才能夠分別這兩種憤怒的細膩區別。

  那時候我就在想該不會是自己過於執著自己的界限了吧?越往這方面想下去,似乎就越是批評自己的情緒,實在無解,於是放棄,用「尊重」搜尋了老師的網誌,看到〈生命裡的錯誤觀念〉有提到一個靜坐冥想的練習,在這裡附上:

 

閉上眼睛,將你的意識專注在呼吸上,等你的心平靜下來。

想像這一個你不滿的人坐在你面前。想像你們面對面的禪坐,雙方的呼吸都是平靜的。

你將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眼睛,深入他的雙眼,去聯係他的靈魂。

你看到他神聖的靈魂,和你的靈魂一樣神聖。

你看到他這一世的經歷,他的情感 · · · ·

這時深呼吸,以你的心去體會他的心。在這裏花一點時間。


下一步 · · · ·

你願意將你對他所不滿的行為,與這個靈魂分開 · · · ·

因為你的情感程式,吸引他對你的行為。

因為這個靈魂,對你是無條件的支持的 · · · · 它支持你的情感程式 · · · ·

他的目的,只是讓你看到你的情感程式,讓你能從你的內在,重新做一個靈魂的選擇。

他的功能,是來輔助你釋放你的情感程式。


雙手合十 · · · · 以你神聖的靈魂,向他神聖的靈魂,至最高的敬意。


深呼吸 · · · · 慢慢的將你的意識帶回當下。

 

  我當下直接做了,但因為還不太適應,而且那個使我不滿的人是個只看一眼的陌生人,對她沒有甚麼深刻感受,但後來就平靜下來了,尤其在試著「把這個行為與那個靈魂分開」的步驟,讓我對那個人完全有了不同的感受,是非常平靜的,原本無法平息的憤怒也消失了。

  其實我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在提醒我對自己的批判還很深,但最近真的有很多事件和情緒,所以我覺得不妨視作是宇宙的提醒,告訴我不要太過入戲,要清楚自己只是戴著面具,演完了就該把面具拿掉、看到真正的自己,不要讓自己和面具同化了。

  這也讓我想起了《小靈魂與太陽》這篇寓言故事,故事最後,那個友善的靈魂說:『請記得我們真正是誰』。

  於是當下,我對前兩天造成我強烈情緒的人(同樣也是陌生人)的不諒解,頓時也消失了,只剩下自己看到的課題。

  不過,這些課題都還很深很多,有機會再來分享吧。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