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目標*
「第一步:照顧好身體。」
「認出給予你生命的是你的靈」--《邀請你的指導靈,讓神聖團隊支持你》p.34
「我是靈,我是靈魂,我與祢們(宇宙萬物、神性)是一。」

目前日期文章:2011022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裡的通信記錄時間從2011/02/15到2011/02/17,是我與老師線上通信的紀錄。

 

  由於我在呼吸練習上遇到了一些困擾,導致我有些失去了信心、並且害怕自己哪裡出了差錯,所以我在回到有網路的環境後,主動寄信給宜靜老師,並表明我的疑惑。

 

  我一直是個很容易相信他人的人,所以可能有人會覺得我很魯莽吧!但是,我覺得很開心,因為老師的答覆讓我知道自己不用太擔心之前讓我所困擾的問題。我所要做的,就是努力釋放情緒、深入情緒,並覺察自己的感受,不懼怕去接納、看見自己。

 

  雖然現在對我來說需要克服的問題是,我要如何挪出時間、並願意給自己時間,來陪伴自己走過這個療癒的過程。

 

 

  以下是通信記錄。

 

 

 

我提問的第一封信

 

李老師:
請問,書裡的呼吸練習是不是只要依自己能力可及即可呢?
因為我聽隨書附贈的CD練習時,那個呼吸的長度有些勉強,做得很不舒服。我本身有長期脹氣的狀況,每次深呼吸都要很用力,除了感受到肚子帳起來以外,胸前肋骨也會痛。我曾在一個生活的藝術課做過不同的呼吸,那時候也會痛,但那個老師對我肋骨會痛感到很不可思議,她說呼吸應該是很舒服的,可是我卻舒服不起來...

我目前持續照著書中的呼吸練習(遊戲活動A)還不到一個月,可是自己的呼吸狀況似乎沒有辦法改善,想請問老師我是不是有什麼細節做得不對呢?

另外,我小學時曾為了讓自己在合唱團唱得比較好,自己學習「腹式呼吸法」,那時候只是努力讓自己吸氣時肚子鼓起來,但我的氣卻沒有比較長,反而很短、有時候甚至會喘(為會不自覺的停止呼吸)

不知道老師能否給我一些建議?

佔用您的時間不好意思!謝謝您!!

 

老師的回覆

親愛的WeiChung,看起來,你的情緒可能卡住了,事實上,情緒卡住,是很多人,共有的現象,呼吸困難,或勉強時,你需要做的,是情緒的釋放,同時,做心理層面上的釋放我建議你做其他的練習活動,將你小時候的事情寫下來,將現在的生活寫下來,依照練習里來寫,慢慢的,你的呼吸應該會比較順,同時,如果你有我的第二本書,愛與性的奇蹟課程,這本書里會更詳細,更深入的療癒內在受傷的小孩。請你在做過練習之後,讓我知道效果如何,好嗎。謝謝。祝福你。love宜靜


 

 

 

我的第二封信 

 

謝謝老師!我原本以為照著順序,第一本的做完再作第二本的會比較好,所以還沒有第二本的書(昨天才剛訂購)。請問老師說的那些練習,是第一本的練習C~G?
其實我第一次做練習C,就是發現內在受傷小孩的練習時,坐在書桌前看著白紙,告訴自己「現在要開始做治療內心受傷小孩的練習」卻毫無感覺,腦海一片空白。我原本以為是經過幾週的呼吸練習以後,內心的傷口已經痊癒了,誰知道沒多久就因為與家人發生衝突,情緒崩潰、躲起來無聲地怒吼大罵--我那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非常憤怒,雖然表面上很平靜或甚至露出笑容,但心裡有些真實的感受是我一直壓抑著的,我這才知道原來傷口根本沒有痊癒,甚至我可能還不知道那些傷口是什麼。

我那時候對自己感覺不到「受傷小孩」的狀況下了一個結論,那就是我還不夠鬆,還一直壓抑著不肯放手,所以我才改成先做練習A的呼吸練習。

不過,其實我不知道自己在當時情緒很激動的時候,心裡冒出的許多意念和想法是不是就是內心受傷的小孩想跟我說的話?因為練習C不像練習D一樣有注意事項,有先做呼吸二十分鐘的要求,所以我當初沒有事先作呼吸就直接做練習C了,會不會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沒有感覺呢?

對了,練習C~G是不是照著順序作會比較好?還是可以先挑後面的做呢?

今天我呼吸的時候還是比較淺,不過還是沒有像老師部落格裡一些人的分享寫的那樣,有發麻或是激動流淚的情況,過程中一直努力想像著光和愛進入身體內,只是因為呼吸時間太短,還沒完全進入體內又被我呼出來了...

等到第二本的書來了以後,我會看看裡面對療癒受傷小孩的章節,希望自己能早日和內心小孩握手言和,進而療癒長久以來的傷痛。

真的謝謝李老師這麼用心讀我的信,希望我沒有耽誤您太多時間。我會持續做練習,並學著更加愛自己!謝謝=)

 

老師的回覆

 

謝謝你的信任與來信。練習題方面,你可以照著你的感覺來做,無需照順序。與家人的衝突事件,是來幫助你看到內在受傷的小孩,同時釋放過去以來一直冷凍的情緒,同時,要在壓抑自己的感覺與情緒了,常常留意自己的感覺,這是愛自己的第一步,當你有感覺時,看第二本書,做練習題,無需太擔心呼吸的問題,當你慢慢療癒內在的傷痛,呼吸會同時慢慢的打開。祝福你。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錄時間:100/02/07 事情發生在100/02/06晚上

  

昨天發生的事情,主要是:

 

  姊姊對媽媽冰箱裡一堆食物不吃,又拿一堆佛光大學師父給的「剩菜剩飯」(媽媽在那裡的餐廳做義工,當天剩下的食物師父會請大家分攤不要浪費)一事感到不滿,對媽媽破口大罵了好一陣子。

  後來媽媽跑去廁所哭,然後和阿姨講電話的時候,就一直抱怨,說嫂嫂怎樣怎樣、哥哥紅包給很少……一堆有的沒的。而姊姊也因為聽媽媽一直批評嫂子而憤怒異常,和他大吵一架。

 

  雖然我跟嫂子不熟,但我覺得她不是壞人,媽媽因為生氣而把她頭痛不能出去玩、生小孩養小孩而沒有工作的事情一直扯到今天老哥紅包給很少的事情上。確實我沒在工作,不知道賺錢的辛苦,但若不了解嫂子就直接批評她,我是無法苟同的。

 

  後來媽媽說大阿姨的兒子每個月都會匯一萬元給她,今年紅包還包了兩萬六。可是哥哥平常沒有在供養母親(就是沒有給錢),紅包又只給三千六(他硬要說一千六,因為她給騰騰包了兩千元)。

 

  老實說,我覺得超級無奈的。我可以理解媽媽的心情,因為和自己姐妹比較的關係、加上媽媽的人生經驗比較多波折,讓她或許在這些年來不知不覺累積了許多怨氣,並認為自己這麼努力辛苦總該得到一些報償吧?但是事情卻不如他想像的那樣。

 

  我覺得,或者該說我因為看了宜靜老師的書的關係,我知道在這其中的所有人、事、物,涉入這個狀況的人呈現出來的愛、恨、嗔、癡,都是因為過去經年累月、甚至是好幾世以來累積的傷痕所造成的。因為稍微知道媽媽曾經經歷過、遭遇過哪些事情,所以我知道自己無法去責備誰,但我也很厭煩:為什麼我必須去承受這些事呢?

 

  我已經決定要開始學會愛自己,我已經知道,這個人生可以過得更好、人生真的可以選擇不痛苦地活著,但我搞不懂,為什麼我的生活中有那麼多負面的情緒而我卻無法去控制?!

 

  後來我想到,我只能顧好自己而已,其他人的事情我真的顧不了。我知道自己討厭「自掃門前雪」這種人性的現象,但我仍然不知道該如何去改善它;我知道自己想要一個更好、更和平喜樂的世界,只是在一切獲得控制以前,我只能先幫助自己、讓自己更好,同時也才能讓這個世界更好。目前的我也只能如此相信。

 

 

p.s.在謄這篇寒假最後的紀錄文時,我突然想到,我這麼希望能幫助我週遭的人,尤其是我的母親,或許也是一種「上癮症」、一種需要去釋放治療的過往傷痛。只是在我開始願意真正放下許多雜務,專注而堅定在「愛自己」這件事情上,慢慢開始治療一些比較明顯外露的傷痕之前,我可能都還做不到吧!因為原生家庭的影響真的比什麼都還要大,而這是我未來一定會碰到的課題。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記錄時間是小年夜隔天100/02/02(除夕)上午,但事情是發生在小年夜當天晚上。

 

  對現在的我來說實在是很難想像為什麼這樣一些些小動作、話語會讓我如此崩潰,我只知道那天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哭了一整個晚上。

 

  這是一篇關於憤怒與無法原諒的情緒紀錄。由於這些情緒來得太快,我在隔天記錄的時候也只能照著記憶中的想法寫下,因此可能非常混亂。不過沒關係,我記下這一切只是為了釐清思緒、並且看到自己當下的感受與想法,最後慢慢學會放下、讓這件事離開。(事實上,這件事後來的確是離開了,只是關於我心中的許多結、我之所以會有這些反應的結,可能尚未解開,而這就是我現在以及將來想要做的事情--解開多年來的心結。)

  以下是我當時在本子上的紀錄。

 

  老姊1/31才回來,在這之前的打掃都是我在做的,我往年也不是沒做,至少我記得一樓大廳的木頭櫥櫃都是我在擦的。

  首先,憑什麼這次根本都沒幫忙的她、在媽媽叫她去擦三樓的時候,可以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跟我說:「XXX(我的本名)~你去年有擦嗎」這樣?!

 

  然後,因為在三樓時媽媽自己很不耐煩的趕我,叫我不要管她擦一樓落地窗的事,他自己來就好了。偏偏他在擦的時候,我問他說「那你外面要怎麼擦?」因為有鐵窗和紗窗啊!用一支拖把擦裡面和擦外面本來就不一樣吧?!誰知她語氣不耐地回了我一句:「你又沒有要幫忙,問那麼多幹麻?」然後姊姊就在一旁幫腔:「對啊!你又沒有要幫忙,說那麼多幹什麼!」

 

  以上,就是我昨晚崩潰的起火點。我後來在那個情況下,冷冷地回了一句:「是誰叫我不要干預你的?」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聽到,反正我也按捺不住了,我低聲憤恨地說了一句「這真是夠了」然後衝去三樓,大聲怒吼:「夠了!我說夠了!」

  其實我本來只是打算去樓上開熱水的開關然後準備洗澡而已,但我從一樓一路走上三樓的時候,內心出現了許多抱怨和埋怨,所以我才忍不住大叫要自己閉嘴(停止一直想這些事情)。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聽到,只知道小孩子哭了一聲,但我不清楚。我那時候已經哭了。洗澡的時候我一直喃喃唸著『對不起』我在對自己道歉,『我想幫你卻幫不了你、幫不了你……』我一直這麼說,然後一切就開始了。當時回想的順序很跳躍,我大概也忘了不少,現在回想到的如下:

 

 

 

  首先在前面的「起火點事件」之前有一件事,那就是「上香」。我在稍早之前(就是在做前一篇【內心對話】被打斷的時候)才知道老姐成為了基督徒。當然,她不能上香、也不能吃拜過的東西。

 

  媽媽要她去上香的時候,她叫著我的名字要我跟他上去,我聽了她的叫喚只是坐在位置上不動地看著他,那時候我看到嫂嫂很不耐地朝我這個方向甩手,似乎是在催我上去。(附帶一提,我的哥哥嫂嫂都是基督徒)最後我只好上去了,然後由我替老姊上香,她只是站在一旁看。

  我想我的「憤怒」是:

 

  第一、憑什麼他們要我做什麼我就要去做?當然,之前老姊瞞著老媽出去和朋友玩(ex澎湖or阿里山)我都沒有揭穿他或是告知媽媽,理所當然她去教會、生病住院之類的,我都沒有說。住院那件事有先徵求他意見才沒說,但其他事情是因為我認為姊姊想要有自己的生活隱私,所以才沒有說。我不是因為「她叫我不要說」我才沒說的。但這次,她從未和我商量就要我幫他「圓謊」,只和哥哥、嫂嫂說,得出一個結論:「要顧慮媽媽的心情」然後要我幫忙的時候就一句「跟我上去」,連一聲「請」也沒說、認為我理所當然要幫她?我當時的感覺是,他們(哥哥、嫂嫂和姊姊)聯合起來,我去幫他圓這個謊。但是,他們都沒問過我的意見,憑什麼認為我理應幫她?我和姊姊的感情才沒有那麼好!

 

  第二、她自己完全不顧後果,知道因為爸爸當初採用佛教葬禮、知道媽媽如何看待這種信仰,但她還是義無反顧地成為了基督徒!那麼我呢?我當初掙扎著拒絕了召會的學姊、找大姐二姐商量該怎麼辦,大姐一句:『這是你自己的課題』讓我決定跟學姊坦白。

 

  反正我之所以感到生氣是因為she takes my favor for granted!!!而且致我於不義!!!為什麼?因為虔誠的媽媽現在就更只能叫我陪她去唸佛啊……什麼什麼之類的。當然他或許認為這是我自己的事情。確實,這的確是我自己的事,那很好啊,他要成為基督徒也是他自己的事情,憑什麼要我幫她?!完全只顧他自己,卻要別人幫她?!

 

  另外一件事情。當天我之所以這麼激動、或可以說是「鬱悶」,是因為我覺得自己沒有被正確理解,並且與家人(對我來說真的是唯一的依靠了)沒有「心靈的溝通」。

 

  我想這是我對自己的憤怒,但同時也是我在給嫣還有湘容的簡訊裡說的,『這個家根本沒有給我溫暖』。這個家給了我溫飽、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但僅止於此。嫣回我的簡訊裡說『平常可能沒時間顧及情感面,所以過年期間就好好討好家人們吧!』但我想,問題就是出在「我一直以來都在應和他們(我不敢說是討好,因為我知道自己不懂得討好他人甚至厭惡這種事情)」我從來都沒辦法說出自己的真心話,那個真正的我」一直以來都不存在!!

 

  其一,老哥很輕佻的在看卡通的時候,跟我說:『你不是很宅嗎?而且又是動漫社的。』

→事實上,我現在連火影幾乎都不看了,更甭提其他,怎麼可能是動漫社的?我或許是很宅,但我宅在家裡不出去,是因為我對人群的恐懼

 

  其二,老哥很犀利的問我一連串法律的問題,我答不出來,他就一副「你好弱喔」的語氣,說『沒教過就不會喔?』

有些問題本來就不是僅看法條就可以解決的,因為法條太過精簡需要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以達到對雙方最好的方式來適用。有些特別法我真的沒學過所以不會啊,為什麼要以為我一定會?有些我甚至連條文都沒看過咧!而且在那時候,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他們(我所謂的「家人」)根本就不知道我已經對法律毫無信心與興趣了。

 

  其三,在我提到要準備期初考的時候,他們一副輕鬆的樣子說「那沒什麼大不了的啦」、「花一天準備就可以了」之類的話,還不以為然的問我說『你說的很低分是幾分?』我回答說六十幾分,他才總算閉嘴。

書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簡單輕鬆的事情,尤其是法律這一科。但他們卻一直以為、並且這樣認定:「我是一個成績很好、吹毛求疵的人,我說考不好一定只是誇大其辭」對於我坦白自己到底有多差勁,絲毫不以為意,對我的「坦白」完全不相信!p.s.關於坦白這件事情,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很喜歡坦白的人,但結果是什麼?結果是我喜歡說真心話,但其他人卻認為我是在說假話、我在耍心機,他們完全不當一回事…!

 

  最後,我當時在浴室洗澡時,低聲重複哭吼著同一句話:『因為這個家一點都不溫暖、一點都不溫暖!』

 

  我在那時候驚覺一件事,那就是到目前為止,我所做過的所有呼吸練習、以及看到內心受傷小孩的練習,原來我都還呈現在「壓抑」的狀態下。我在做內心受傷小孩的練習時,一直沒有感覺,我以為我的傷口好了,但事實卻是我根本沒看到傷口,我一直抗拒著去看到、揭開那個傷口。

 

  還有一件事情。上學期的生活藝術通識課,老師在課堂上說過一句話:『你們要為這個世界而活』,我後來想到,塔羅貓的天使小語曾經有過一句話是這樣的:『他人的成功就是我們的成功』。我在寒假靜心、做呼吸的那段時間,突然瞭解這番話的意思。我認為因為現代人(包括我自己)都太自掃門前雪了,所以關於環境及其他國家的災害或各種議題我突然變得很關心,我仍記得2012的預言。我那時候想,上天為什麼造我、讓我活著,不就是為了讓我成就一些事嗎?所以我一直要自己活下來,就是為了這個世界。但我知道,低潮(尤其是昨天)的時候,我仍然想著要,我不停的問上天:『為什麼?為什麼祢騙我!?』…

 

  那天的記錄到此。雖然並不完整,但我已不想再回到當下的情境去評論當時的感受與情緒。或許哪天,當我可以正視自己的一切時,我可以回來再看這一篇,了解當時的我到底是哪邊、什麼地方阻塞住了,以至於我會如此傷害自己。

 

紀錄完畢。

 

藍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